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而我觉得,他从未离开

2019.1.9,宋右丞相信国公文天祥736周年阳历忌日。

1283年的这一天,最后一位南宋抗争者的血洒在大都柴市。临刑前他面南三拜道吾事了矣——而后从容就义。

四十七年太短,短到说不得知命之年。可他分明将世界将命运看得那么透彻,却依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其他人还能够追随文丞相。可他自己担着这么多人的期望,明知自己无力挽天回,却每一刻都必须相信海晏河清的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崖山之后,他等同于宋,宋等同于他。他是最后一位反抗者,最后一根宋臣的脊梁。清平三百载,只余风雪里八尺四寻沮洳场。

而他站在二尺深的积水里仰天笑着说,吾道终未亡。

后人最当叹,不过前人被时代狠狠压到尘埃里去,一身傲骨寸寸断裂入泥尘冰雪,却已知自己身后将流芳百世,为此寒来暑往未敢辍。

天地之正气,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膝不可下头可截,白日不照吾忠切。

以身殉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

他承担了太多苦难与黑暗,却成了那个时代最纯净的光明。如同高天皓月,如同冰雪销尘。

有一些傲骨,从不会被折服。

有一种正道,从不会被埋没。

有一脉火焰,从不会被浇熄。

有很多事情,从不会被遗忘。

千千万万年后还会有人记得他,记得青史里一片不灭丹心,记得我们这个民族的魂。

后学芷行,再拜文山先生。

09 Jan 2019
 
评论
 
热度(53)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