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水萝衣_秋歌不寒

墙头不定,辛弃疾本命永不变。
产过荆高/辛陈/跖少。也计划产出青山松柏/政非/all高/辛all。
正在计划拉郎辛高/鞅离。
主业写文填词。偶尔渣画。
两个名字,湘水萝衣,秋歌不寒。都是我。
转载请先问授权。
一个平时忙到爆炸的建筑狗。
微博@湘水萝衣_满座衣冠似雪。

微博的搬过来啦。
月舟——秦时明月模拟体验店设计
写在最前面:你是否,面对琳琅满目的精美周边商品,一次次花出攒了许久的零花钱?那如果,我们有一个秦时明月为主题的动漫体验店,你希望它会是什么样子?
        我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一年级学生,湘水萝衣,这是我在老师指导下做的一个建立在虚拟地段上,面积为200平方米的秦时明月主题动漫体验实体店设计方案。从四月份征集意见、求教玄机工作人员,到五月、六月在老师的指导下一次次设计、制作模型、改稿、出图,这个设计实在是凝聚了我太多的心血。现在我把它分享给大家。 这个方案也许终究不会做成实...

生者在行 ——纪录片《二十二》观后感

文/秋歌不寒

        迟到了很久的影评。写起来真的很沉重。

      《二十二》真正看完后,与我预感——更确切地说是处出于个人所处境地和情绪的预判,的确是非常不一样。

       我曾以为我会看见仇恨,会被夹杂着泥尘与鲜血的黑暗撕裂而痛不能言。然而整部纪录片却是在大片留白中无声地展开,贯穿全片只有单纯的叙述,没有刻意的情绪渲染。直到片末才响起音乐,将镜头拉回开头的葬礼场景。送葬的队伍携着花...

高考作文题目出来了,之前盲狙上海卷荆高,题目出来好像还行。
OK那我flag先立在这里,等这个挣扎在期末季苦海里的老学姐考完试就开始用上海卷题目写一个荆高。

【填词】宋代词人群像——几度春秋

@彧谦 《千载风流》而作,狂占tag。
曲:S.E.N.S《Brave soul》
词:湘水萝衣

丹青烟柳 依约巷陌口
晓风醒宿酒 壮志成空酬【柳永】
边声起暮烟出远岫 浊醪斟予岳阳楼
万家忧乐到心头【范仲淹】

水月悠悠 绝壁泛孤舟
快哉风盈袖 物外超然游【苏轼】
秋声寒云敛物华休 虫鸣风静叹星斗
山林尽醉同民游【欧阳修】

【念白1】
断岸馀千丈,英雄只一时。
多情雪堂老,月白夜探奇。

山抹微云 高城伤情久
烟水画屏幽 丝雨细如愁【秦观】
暗香来笛清疏影瘦 竹间月冷薄衣透
援琴作歌千载留【姜夔】

【念白2】
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得凌云气?遐方异域,当年滴尽,英雄清泪。星斗撑肠,云烟盈纸,纵横游戏。漫人间留得...

半阕《电灯胆》贺湘水十九生辰

(哈哈哈今天是我生日!给自己写生贺呀!)

缁尘草野是我来处

未逢乌衣门第

自启懵懂双眸

而今十九春秋

不是故事说尽惊才天授

只作拙笔妄言几许闲愁

飞花拂翠袖

书中观吴钩

湘江弄弦急

梦遍十四州

青萝拂行衣

曲中闻折柳

自昔江南相送

而今北国已春

前路愈阔且惜且走

何幸此道不孤有知音同相守

一箫一剑歌明月花间共把酒

我唱高山有诸君流水以候

诗酒年华一尽风流

未知天意曾蹉跎几番少年游

但意气尚盛不妨匹马着黑裘

是非成败何须作杞人空忧

岁华摇落再逢孤舟

笑言千秋

【清明祭】夜半狂歌悲风起(辛弃疾中心/微辛陈)

阅读提示:
不顾历史事实强行让济南二安见了个面。
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
在作者心里男神和男神夫人是相敬如宾的,因此夫人称呼并未用“您”。
我不知道能不能打辛陈tag……如果有姑娘觉得不合适我就删掉。

正文:

这一夜临安城的雨下得很大。

铅山的那个人听不见,可他似乎在一个模模糊糊的梦里模模糊糊地看见大宋军队整装北上,沐着初秋的旭日朝霞越过千里秦岭,拔下大散关上飘荡了数十年的金字旗。

而那是他梦了一生的。很多年后还是有人怀着同样的梦坚守着熹微薄暮,很多很多年后有人亲眼看着这个梦破碎了,背着年幼的皇帝跃入茫茫大海。

 

可这个梦里他还年少,虽知南宋山河破碎之痛,却全然未

写在三月的最后

之前设了自己可见现在放回来。我还是想想这事就不知道怎么说。

这是分割线,底下是三月末写的。

对于作为一个创作者有多难,在我周围形成抵制抄袭的氛围有多难,我从来没有这么失望过。

如果我还不能改变什么,我就先保护自己。我需要让我的每一篇文章和画都有我自己的署名和授权。我要怼一切不经过我同意就转载的行为。

说起来我要的是什么?我这个菜鸟小文手,这个垃圾小画手,这个业余小词作,要的不过是我热爱,不过是这些作品是我的,而大家喜欢它们,我能给大家带来美的感受。

我不觉得名利不重要。我甚至渴求名利。今晚和乌桕谈了很久,他提醒了我名利的缺失使多少有才华有抱负的基层创作者折翼。

可我现在还不足以谈这...

——安危何所系,天阑谢将军。

左半部分少女阿婉,右半部分天阑之战谢将军。

共5p,前3p三个滤镜的全图,后2p是不存在的细部。赶着二月的尾巴再更新一次。

给自己写的歌曲《风起天阑》trw《沧海悲音》的配图。文链接放评论区。

“春风绿过柳叶,你曾笑得无邪。”

“从此用我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借我一刻光阴,把你看得真切。”

——他们说那个雨夜她站在城楼上,面前是累累尸体和残兵败将,身后是黑暗里耸峙的天阑城楼,她还没来及为丧父之痛流下一滴眼泪,就要代替他擎起残破的战旗。

士兵们望着将领,将领们望着她,她望着远方连绵的敌营。

那个小姑娘呀,踏着皑皑白雪,迷失在记忆深处,再也不会回...

《三国演义》书末长诗。共2p。开学前最后一浪。
真的,真的,三国是我文学启蒙的真正起点,那时候我初一,还不懂谋略征伐不懂英雄寂寞,却把原版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熟背了出师表,在心里种下了最初的家国大义的种子。
……长星半夜落山坞,直到现在都是我眼中整本三国里最深重的悲剧。

哦然后我明天就去学校了……开学了我就把lof卸了,好好学习不混更了……

flags

开学之后,从三月份起算,每个月发lof的限额是两篇文章一幅画。不管什么文章都算,更新也算,杂文也算,碎碎念也算,总共就两篇,不能多。
我超出几个月就罚我暑假手抄几篇我喜欢的荆高文。
ky或无理取闹者直接删评拉黑,不影响自己心情。误伤无辜就误伤无辜,我不能给已经忙成狗的三次元再加上任何来自二次的负担。
然后写文画画这边。更坚定自己的立场,不指指点点任何人的三观,也拒绝任何人对我的三观指指点点。要是看不惯我的三观那就取关拉黑我,对双方都好。毕竟每个人都不是别人,不能随便猜测别人怎么想,但并不意味着已经表现出的想法就不能争辩。争辩是好事。
我虚心接受建议。如果我真的做得不好,难听的建议我也会接受,但拒绝说教...

1 / 8

© 湘水萝衣_秋歌不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