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宋末/谢翱】扪萝恸哭衫袖冷——诗人词人三十题

填自己出的问卷,深刻地感受到这份问卷怎么这么肝。

【一 基本信息】

1.他/她的姓名字号,籍贯,生活年代,留存下的诗词数量?

谢翱,字皋羽,又字皋父,号宋累,又号晞发子,福建长溪人,生活于南宋末年(1249-1295),存诗290首,其中古体诗152首,近体诗138首。

鉴于绝大多数人可能都不认识他……加个生平吧。

谢翱年少有诗名而十七岁科举不第,自此后落魄民间。恭帝德祐中元兵南下,文天祥开府延平,谢翱时年二十八岁,倾家财率乡兵数百人投之,任咨议参军。及天祥兵败,因元廷通缉其姓名,被迫潜伏民间,避地浙东。尝过严陵,登钓台,祭奠天祥,有《登西台恸哭记》传世。后至浦江,与方凤、...

22 Jan 2019

一共有七张图求求大家从头翻到尾!

《宋季忠义录》记载的六百多位忠义之士的名字,有殉国者也有归隐者,资料来自 东北师范大学 赵静 的硕士论文《宋季忠义录整理与研究》(如有侵权会删)。

684人,货真价实的六百八十四米大刀……大晚上看着这满屏的名字简直要崩溃了……

你说又有多少无名的血洒在那片土地上却不曾留下一个名字……崖山那可是十万……

我快哭了……

而 @鸿影 说,明末留下名字的至少三千多,没有留下的……

我手抖打不出8后面的五个零,而那只是个基数

感谢作者,对很多存疑地方的考证和缺失地方的增补。684并非确定的数字,有些人事迹存...

19 Jan 2019

一个告知以及那个文手绝体绝命挑战

【写在最前面】
 第三个提问箱问题我更新了!请提问的妹子移步这里去看ww

我……把挑战这事忘了……
截止下来是45,我不用放黑历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平时码字,手机备忘录和电脑microsoft word,没有特殊的软件啦。

2.我写文基本不听歌……会影响思路……要听也是纯音乐,古筝曲或者钢琴曲什么的。字体就,手机是备忘录默认字体,电脑是宋体。

3.一个脑洞?那就和 @函澍_近期嗑宋神志不清 小姐姐一起讨论细化的完善版本的时空记录者!

总设定:

时空记录者们生活在历史时空与现代时空的夹缝里,不属于历史也不属于现在。
他们的第一次生命随朝代建立而...

18 Jan 2019

手写宋朝人名字第三弹w

这次就全是宋季了……是诗人词人们QAQ
中间的叠山先生迟了十年与故国同去
而其余人,又背负着黑暗活了很久很久
如果文山是一种故国,他们就是另一种吧……
(我可能真的对张炎王沂孙有成见)
第一页是所有人,后九页是分别每个人。

谢枋得(1226~1289),宋信州弋阳人,字君直,号叠山。理宗宝祐四年进士。除抚州司户参军。次年为建康考官,出题暗讥时事,忤贾似道,谪居兴国军。恭帝德祐初,以江东提刑知信州。元兵陷信州,乃变姓名入建宁唐石山。宋亡,居闽中。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程文海荐,辞不起。福建行省参政魏天祐强之北上,遂不食而死。门人私谥文节。有《文章轨范》、《叠山集》。

赵文(1239...

17 Jan 2019

拜文丞相祠记

(大概是一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流水账)

我终于又见到他了。

在这之前,为这个下午,我在各种崩溃中咬牙坚持了两个月。

想一想真是很不容易……这学期支撑我更多的——可能是我在宋末这个坑里啃了更多的文相诗词——的确是文相,像灯一样,照透眼前迷雾照透我的怯懦与懒惰,却也给了我前行的方向。

早上考完了最后一门期末,吃完中饭就乘地铁去文丞相祠。照例晚上几点睡都能醒得很早,六点半爬起来知道有些考试内容我还没背清楚,可就是对着镜子花了好久认真地把我的衬衫理平黑领结戴得端正。我觉得我真的是个过分讲究仪式感的人——包括一个礼拜之前就想着要带一束花给他,然后和鸿影太太纠结了很久花的颜色和品种...

14 Jan 2019

效杜少陵同谷七歌于戊戌年腊月初九文丞相忌日作

致敬戊戌年腊月初九文丞相忌日。
若这一年的北京未肯为您落雪,那且让我于朔风里为您七歌。
故国沦亡,崖山战败,生灵涂炭,独木难支,囹圄之苦,妻子难顾,这些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可是您看,道在光明照千古您做到了啊。每个读书识字的人,都记得您的名字,往后千千万万年还会记得——记得气壮山河的绝唱,记得穿越万古而来的光明。
前六歌以文相角度叙此六苦,第七歌为后人角度的缅怀。

歌曰:

春柳春花梦临安,梦断青山落照边。绿窗朱户胡尘满,白马素车去不还。弹铗难再风云散,祥兴欲题已无年。呜呼一歌兮歌正寒,北囚南客共潸然。

风雷昼晦鼓角厉,行云血没矶岸赤。万里弱流难容楫,六龙杳霭伤何极。崖海渺渺悲风起,木下潮...

14 Jan 2019

半夜磕皋羽,刨到一首魔鬼悼亡刀。
看内容是写给文相无疑了……
“尔死得死,我生谓何?”
他……对文山的感情那么深,那么真,那么泣血。
救不得故国,救不得丞相。
可与语人少,不成眠夜多。
吞声踟蹰,悲风四来。
他给我的感觉,是血一滴滴地涌出来,和着凄风苦雨化作烟,将山河染了个遍……

“残年哭知己,白日下荒台”
“死不从公死,生如无此生”
“无处堪挥泪,吾今变姓名”
“雨青馀化血,林黑见归魂”
“魂朝往兮何极,莫归来兮关塞黑,化为朱鸟兮有咮焉食”

公魂何归?

————————————

谢翱(1249—1295)建宁浦城人,字皋羽,一字皋父,号宋累,又号晞发子。恭帝德祐中元兵南下,文天祥开府延平,率乡兵数百人投之...

12 Jan 2019

头痛,复习不进去,又开始翻宋末的诗词。
满眼风雨满眼恨。满腔愤恨向谁言。
我开始意识到我喜欢林霁山……
我真的好喜欢他。

他每个字,都写到我心底去。
肠断九折,泪落成血。
你说他,该是怎样,掘了自己皇帝的墓,只为了赶在元人之前将遗骨收葬安好?
白塔的咒语封印不住诗人心中伤痕累累的蛟龙
夜沉沉的一直压到天边上去
冬青花从夜里长出来和着杜鹃啼血
杜鹃回不去残破的月
可那月本该是万年的
新日月 还照旧山川

以及霁山的tag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那我就做第一个吧。
你说他活到了1310,他多痛苦。

文山,叠山,霁山。
那么多人,像山一样。

10 Jan 2019

而我觉得,他从未离开

2019.1.9,宋右丞相信国公文天祥736周年阳历忌日。

1283年的这一天,最后一位南宋抗争者的血洒在大都柴市。临刑前他面南三拜道吾事了矣——而后从容就义。

四十七年太短,短到说不得知命之年。可他分明将世界将命运看得那么透彻,却依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其他人还能够追随文丞相。可他自己担着这么多人的期望,明知自己无力挽天回,却每一刻都必须相信海晏河清的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崖山之后,他等同于宋,宋等同于他。他是最后一位反抗者,最后一根宋臣的脊梁。清平三百载,只余风雪里八尺四寻沮洳场。

而他站在二尺深的积水里仰天笑着说,吾道终未亡。

后人最当叹,不过前人被时代狠狠压到尘埃里去,一身傲...

09 Jan 2019

手写我宋先生们名字第二弹w
第一弹点这里:三变希文子瞻永叔易安稼轩同甫放翁文山

这次是介甫子由少游安国伯纪白石君实光荐须溪!
第一张九个名字合起来,后面九张是单个人~

我写的时候内心OS:
我发现我不会写白石的夔
我写安国名字一写到“祥”就手抖,因为心里全是另一个人
李大爷你名字真难写你自己怎么写好看的
以及宋末三人组的配色是我故意的,陆相是崖海,光荐是二十一年如一梦,须溪是啼尽血向谁诉……

应该还会再写九个人,可能司马光黄庭坚苏洵虞允文李庭芝谢枋得蒋捷谢翱林景熙?(毕竟此人主磕宋末)

07 Jan 2019
1 2 3 4 5 6 7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