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那一夜异乡的星,最后一次划过囚室狭窄的窗口。微光漫过角落的蛛网与尘土,漫上年来新白鬓发,却似半天明月照亮囚中人满怀冰雪,四十七年浑未改地曜煜皎洁。

文相真是冰雪般的人啊……
我拙劣的文笔和画功都无法描摹出他万分之一的动人……

共3p,后面两张是不同角度

28 Sep 2018
 
评论(22)
 
热度(68)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