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自勉,也是共勉】可能讲了个故事

开门见山地先说:这是一篇和粮无关的废话。
我以为自己是明白热度不重要,写出好的东西表达对所爱的人的爱才重要,可一看到和自己预期不符的东西,还是会心烦意乱受影响。
所以这个事情我终究还是没想清楚吧——我很清楚自己如果把一件事情想透了它就不会再困扰我。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笑,大学都上了一年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甚至还不如高中的自己想得明白看得开。
今天晚上翻来覆去地纠结热度这事儿,突然就觉得,这和考试的坏心态或者考好考差的后遗症多像。考好了——热度高了——狂妄自大,忘记自己还多欠修行。考砸了——热度低得要命——心灰意冷甚至想退坑想不学。
多糟糕。
我不是分明高三就想明白考试这个道理了么?
我是成绩很好的那一类,从小优胜惯了,经不起挫折打击那种。上高中时候年级里人本来就三百多,考得好了进个前二十前十什么的并不意外。只是高三的一模掉到年一百多名,语文数学一个分,都是火警电话。
那是我整个高中最大的滑铁卢——那时候真的觉得天都要塌了,按着区里给的比例一看也就是个普通985。当时满脑子——这可咋办,我高三上一学期成绩都那么好,被这一模一搅又拉回高一高二的平均成绩。而且最难过的是一整个信心都崩塌了,不知道自己学的东西到底会不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改目标。
那是一种,梦想快被自己抓在手里,却一下子摔碎的感觉。
就那样昏天黑地的状态下又昏昏沉沉地考了一模的三门等级考和英语一考——结果自然,一塌糊涂。
邮递员当时上我家送英语一考成绩单的时候我基本是个快疯的状态,窝进沙发里大喊我不想要看见这个万恶的成绩单。
那是个我初三做高考英语卷就能拿到的分数。
就前前后后基本上消沉了一个月才完全调整过来,才想明白就几个月了只能放手一搏了,就当重新开始,机会还有。
也就是那时候明白了,无论考好考差,情绪都不要延续下去影响后面的学习。
然后高三下学期开学以后成绩又回升了,开始了一个比较稳的状态,很难再有超常发挥,却也门门都还过得去。
但可能还是紧张的,我二模依然没发挥到预期——可能是年级四十几名还是五十几名,只是数学好歹不是一百一十几了。出成绩那天晚上还是挺难过的,又学不下去,开始哭。哭着哭着就突然想明白——我怎么能把自己搞成一模后那状态?
然后立刻就不哭了。
还有两个月,高考完还要自招。好好学吧。
等级考是先考的,我拿了两个A+一个A,还是栽在了自己不太擅长的物理上面,但化学生物都对得起自己的水平。
五月底的时候真是一种已经麻木但丝毫不乱的状态。可能经过了一模的洗礼心真的强大了很多,无论是等级考还是语数外考前我都睡得特别好,丝毫没有失眠的情况发生。
但我不想感谢一模,我想感谢那个勇敢走出阴霾的自己。
那个十七岁的爱哭的,经不起挫折的小姑娘。
高考成绩出来了,我的数学是139分,比一模整整高了二十分。
离自己的目标140还差一分,但已经不遗憾了。
高考成绩跟luo考分数线差了大概是七分,但我算下来拿到了五十四分的降分优惠。
还好,当时走了出来。
是自己救的自己。
再后来就是一个人在北京南站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拖着大包袱小行李走着,然后见了更多的困难,慢慢觉得高考的艰难险阻也不算什么。
但我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学渣了,我这一套小聪明在北京根本就吃不开。但——我本身就是普通人,又苛求什么呢。
再想起来这一段,只想告诉自己,去他喵的热度。别让它影响你写文。
去他喵的自怨自艾在冷圈。既然天生适合在这儿,那就不要和其他人去挤。
夜半狂歌写得没那么好,三日也没那么差劲。
热度高低与受认可程度与本身水平,没有直接关系。
也许我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想明白。
啰嗦了这么多——爱咋地咋地,三日我还要继续写。
绝。对。不。鸽。

顺便近日给自己起了个表字。
芷行。
芷应了真名的一个字儿。
行——
去梦,去走,不要停。

20 Aug 2018
 
评论(7)
 
热度(14)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