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写手问卷二十题

谢谢 @墨净翊 太太邀请~

1.笔名
湘水萝衣:出自李白《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湘水上,女萝衣,白云堪卧君早归。”女萝衣也是山鬼的意思,是我很喜欢的女神。
秋歌不寒:人间寒苦,而犹有秋歌温酒,热血不凉。

2.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文?
正式开始写完整文章是高一,写出能看的就要到高二了,从高三开始能写出比较好的东西,高一高二高三简直是三个质的变化的台阶。
自认为我大一写得又比高三好了一些。
高考后的暑假来的老福特。
哦我开学大二。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其他人是什么看法?
我感觉我叙事对话和抒情的风格相差还挺大的……
叙事对话一般比较清通吧,读起来会比较顺,不会堆砌。抒情的时候会雕琢一点,喜欢用排比,情感也能写出来,非常想学我们家稼轩吊书袋,但基本上是东施效颦。
正在努力变得简洁,尤其是压叙事。
但很明显我无法用最精简的语言刻画出特别好的意境……以及特别容易在家国天下的大主题里打转。
还有,我怎么写都比觉得此处应有的温情/残酷/动人/气势上差了一截,可能还是心境和阅历的问题。
小翊太太曾经评论我觉得我的文像历史剧本。
翯远大佬曾经评论我的文字“读起来像清风明月,有疏朗之气”。
霜尘尘曾经夸我文笔好。
清晓小天使夸过我“人物立体鲜明看到情不自禁”。
不记得是诗诗学妹还是谁告诉过我有一位学弟曾经把我的《假如爱有天意》翻来覆去看了一个晚自习。哦这篇还有人说“文字特别有张力”。
小翊你看我比你不要脸多了,放了这么多夸我的。
好吧接下来是骂我的。
我被指责的最多的,是“玛丽苏”以及“神化”。
貌似被说过“矫情”。
——我喜欢的人我就是要捧到天上去,我又没犯法又没伤害民族感情又没强迫别人相信我写的人物。

4.早期文风和现在文风差距大吗?请简述。
还是有的吧,现在写东西更冷静更理智。但很多时候看高二的黑历史会被有些非常有灵气的句子再次戳中。现在就写不出这些灵气了。

5.喜欢的风格(文字,故事的走向)是什么样子?
说到同人wen第一反应是白夜笙太太的荆高系列和Annafox太太的三国系列。她们都擅长用最简单的文字营造出最美的意境。
至于词风——我男神辛弃疾,笔走龙蛇,江河奔涌,烈日秋霜。
自己无比想要修炼出的历史文文风是孙老的大秦帝国系列的文风。
贴一段:
        “雨幕无边,天地肃穆。白氏老族长向灵车深深一躬,举起令旗,猛然一脚跺下,嘶声哭喊,“老秦人哟——!”
  “送国君哟——!”壮汉们一声哭吼,木架灵车稳稳的升起。
  “好国君哟——!”一声号子,老泪纵横。
  “去得早哟——!”齐声呼应,万众痛哭。
  “日子好哟——!”雨雾萧萧,天地变色。
  “公何在哟——!”妇孺挽手,童子噤声。
  ……
  大雨滂沱,漫山遍野涌动着白色的人群,漫山遍野呼应着激昂痛楚的号子。”
(摘自《大秦帝国 黑色裂变》)
故事的走向?我爱BE,我爱虐文,我爱同道知音终究殊途,我爱阴阳两隔相思相望,我爱道不同而至死为战,我爱明知结局却仍然踏上绝路的昭昭决心,我爱遥慕神交却萧条异代不同时的怅望千秋一洒泪,我爱将己身飞蛾扑火般地燃尽去追寻不可能拥抱的光明的殉道,我爱五丈原前七七四十九盏明灯天地大雪渭水刑场上尸骨纷飞铅山雨骤三声撕心裂肺的杀贼。
那是屹立青史不灭的光焰万丈。

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
发刀。
知己向。
哦还有就是时空变化与交错,可能因为学建筑吧。
以及不是吹,我真的擅长写结尾。

7.最不擅长写的是什么?
西方AU,不论今古,我写不来。
我可能不会发糖,我的糖里面全是玻璃渣。
无法认同陶渊明独善其身的价值观,也因此很难不在写类似人物的时候潜意识贬低。
以及让一个理想崇高与时代不能容的人HE能使我发疯——商鞅的结局必须是车裂。
还有——我不会开车,一点都不会。认真脸。

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这可不一定。
《夜半狂歌悲风起》8k字两天。
《饮百年》10k字写了一个半月。

9.在动笔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呢?
也不一定。
《夜半狂歌悲风起》没有草稿没有大纲一气呵成。
《西风冷》扎进图书馆查了整整一星期资料。
《饮百年》写之前读完了整本《商君书》又打了三天大纲。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跳着写,以及先写结尾。还有必须安静。
困扰当然有。写着写着就把结尾改了好多遍。我妈在旁边看肥皂剧时我写不出任何悲伤的片段。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的时候使用的工具是?
打字派。
有电脑电脑,没电脑手机。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只有大纲。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发刀。知己向。历史同人。悲剧人物。个人与时代的矛盾。个人追求与社会责任的矛盾。情与理的抉择。殉道。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
古诗词是我男神辛弃疾。
同人wen是Annafox太太。
西方小说是毛姆,特别喜欢他的叙事。
中国小说是白先勇和严歌苓。

15.你有梦想过当作家或者相关职业吗?
有。我想当业余作家。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为了写《西风冷》扎进图书馆查了整整一礼拜的五胡十六国资料。
在高三的英语课上把手机放笔袋里偷偷码字,一个月写了八千多字,就是那篇《甲子之前》。所以高考英语分低就是我自己的锅。
给我高中的南山南写歌词。
经验没有。自己才疏学浅,还得多读书。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我爱用我的文字表达我的思想,敬我敬的人。
我会继续写下去。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文:
《夜半狂歌悲风起》
《沧海悲音》
那一纸诏书再临铅山之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六十八年对于历史长河而言不过涓滴,对于一个人来说却已经太长。
口授请辞书罢他再次缓缓仰面向天——这负了多少英雄血泪的苍天!
少年随祖父登临,尽览这寰宇壮阔,青年时奋起起义,率五十人冲入重重敌营手刃叛徒,江西原野上望风而降的贼寇,洞庭潇湘威风凛凛的飞虎军,斩马桥旁的夕阳,瓢泉腊月的冬雪,春江渡口一舟远逝,暴雨堂前长泪空流,花甲后山巅那一场尽醉,以及,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大宋的男儿们越过了千里秦岭,迈向,迈向他一生遥望的方向——
那样一种亦真亦幻亦狂亦魔的状态中他忽然无比清醒地睁开眼,自胸腔深处将这一生的愤恨,从少年壮志到白发悲歌,从把酒共饮到知己零落,从三月带湖的千丈翠奁到千里清秋中沙场列阵,年年荒外胡尘泪尽,日日江上阑干空拍,真实的虚幻的忆中的梦中的,刹那间喷薄而出,俱化作了一声声撕裂天地日月的呐喊——
“杀贼——杀贼——杀贼——”
(摘自《夜半狂歌悲风起》)
六年的哀戚惶惑,他都仿佛睡在一支歌谣里,歌里唱的尽是别人的故事。他太懵懂,太悲凉,却也足够幸运,污风浊雨的尘世里,他忘记了过往,新生的心还是纯白的。
纯白的雪花到了春天不是也会消融么?春暖花开是人们喜欢的,可那是雪花的墓葬,在几乎所有的时代里,孤独的反抗者都只能走向毁灭。
一梦醒来,在残月晓风江岸,在铁马冰河塞北,在再也醒不来的人眸中。眸中倒映的山河一点点褪色远去,他的世界里终究只剩下纯白。
纯白,一无所有的纯白。
一炉心香燃尽,一支歌谣唱罢,我们的故事也该结束了。
(摘自《沧海悲音》)
然后是《三日》里头拉的一个灯:
卫鞅这一次伸手时便知道自己握得到。十指紧扣的动作于他们而言已是何其熟稔,每一道脉络都沉淀了廿载的温度。襟偏一侧,袖垂入水,一林月光便是一支长调,载着些陈年的甘与苦,借着唇齿间滚烫夜色,似陈酿入喉,淅沥灼暖了心田。
歌词:《可堪回首》
不见阑干拍遍倾颓当年高楼
不闻一曲霜竹哀彻红巾翠袖
不语独醉西风残照千樽浊酒
不堪回首
但见斜阳片帆销尽迷蒙烟柳
但闻燕子飞去寻常乌衣巷口
但语凭阑怀古千年兴亡悠悠
霸业等闲休
莫论成败封侯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
我觉得我还是有自己的风格的,但很多字句还是很幼稚,很多行文节奏还是处理不好。
总体来说,比较喜欢,但还不满意。

20.最后请点你有在写作的朋友来填这个问卷。
老姐姐艾特四个才女妹妹吧——
@子衿  @彧谦  @飞霜一落尘  @影子小狸
霜尘尘你年龄还比较小有待进步,但我看得出你文字间的灵气,加油你一定可以写得非常好的,现在可以不急着填~
还有我最爱的三次元小伙伴和知己@树上的小喵 ,是我的喵带我走进了这个世界唤起我的理想与热情,爱你😘😘😘
然我就不艾特了,最近好像不在lofter~

18 Aug 2018
 
评论(17)
 
热度(22)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