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头痛,复习不进去,又开始翻宋末的诗词。
满眼风雨满眼恨。满腔愤恨向谁言。
我开始意识到我喜欢林霁山……
我真的好喜欢他。

他每个字,都写到我心底去。
肠断九折,泪落成血。
你说他,该是怎样,掘了自己皇帝的墓,只为了赶在元人之前将遗骨收葬安好?
白塔的咒语封印不住诗人心中伤痕累累的蛟龙
夜沉沉的一直压到天边上去
冬青花从夜里长出来和着杜鹃啼血
杜鹃回不去残破的月
可那月本该是万年的
新日月 还照旧山川

以及霁山的tag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那我就做第一个吧。
你说他活到了1310,他多痛苦。

文山,叠山,霁山。
那么多人,像山一样。

10 Jan 2019
 
评论(4)
 
热度(34)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