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愿来年眉间心上依旧楚剑吴钩

18年的最后,累到已经连着四天每天只睡四个多小时的建筑兔还是决定写一点什么。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不定主题了。

18年是我的大一下学期和大二上学期,是18岁到19岁,是完完整整地在大学度过的第一年。

成绩方面只能说就那样,如果说我在高中还算混得不错,大学我这点能力实在是吃不开了。

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去年——17年高考结束,得知自己终于是考上清华了的那份欣喜与骄傲。也许那个时候想的更多的还是可以在这个平台获得最好的知识和机会,但我还是低估了在这里感受到的学业压力、生活压力、身心俱疲、挫折打击、自我怀疑、迷茫无措以及种种让我觉得我怕不是个废物的不如意。

我疲于奔命也只能在年级里排到平均分,而这学期这鬼一样的状态怕是要平均分以下了。奖学金和出国交换和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而我也的确不如很多同学勤勉,做不到像他们那样无休无止地连轴转,做不到把每一件事情都拼命做到最好。

也正是这一年我渐渐地意识到,我的确是喜欢胡思乱想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还特别容易让这些东西影响到生活中的任务。我做不到只是安安静静地干好我手头应该干的事情,做不到清华倡导的实干家精神,完不成自己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我懂的太少,知识面太狭窄,思维方式太单一,阅历太浅薄,连黑暗是什么都不知道,却偏偏想要追求光明。

可我觉得我比17年进步的也正是在这里,至少我把自己看得更清楚,知道自己在哪些地方简直需要女娲补天。知道自己的不足再去好好努力,比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都要好很多。

18年还有很好的一件事情是,我越来越像个大人了,越来越能以要求大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分得清楚撒娇卖萌的“我是一只小兔叽”和“我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我开始学会纵然崩溃也不能崩掉,开始学会对事情有自己真正的思考,开始学会什么是可以放弃的什么是一定要坚持的,开始学会什么时候应该妥协而什么时候必须守护心中很珍贵的东西。

而最重要的,是学会正视自己的缺点和软弱,学会放过自己。

之前老师布置了一道作业题:“请用一句话形容你和你的设计风格”。我经过了那么多暗无天日的挣扎、怀疑、痛苦与哭泣,终于能够作出温热而坚定的回答——“对这片灵山秀水和她的传统文化的热爱根植在我灵魂里,我要将东方古典美学进行到底。”

有时候想,我是不是当初就应该去隔壁读中文,挚友也跟我说你真的可以考虑转系。但我还是觉得我看到了更重要的东西——比去学中文更重要的东西——如果我留下来,我可以做很多需要有人去做的事,我可以尽力维护我所热爱的东西。一边是艺术一边是责任,两者我都舍不下,但如果只能选一个,我选责任。

毕竟我是个普通人。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好能做的事情,比不自量力非要去攀艺术的最高峰合理很多。

所以就是,必须要认认真真学习吧,丰富自己,提高能力,深深地钻进去,继续很痛苦地思考,继续怀疑继续崩溃,继续成长。

可能我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我真正喜欢什么,我想要什么,和怎么从崩溃和绝望中拯救自己。我也许可以不自量力地说,我已经走过了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开始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了。

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够好,可能还是悲观、畏惧和自卑吧。我总是要靠别人夸我才能相信自己,总是因为恐惧选择逃避直面一些东西。我大概要尽力相信自己很多地方真的很棒,相信自己内核里还是有很多可贵的东西的。

这一年最开心的事是想明白了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这一年最难过的事情是在九月份的改词事件中没有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合理权益。

这一年最不后悔的事情是爬墙到宋末。

这一年最遗憾的事情是还是没有读很多想读的书。

这一年最得意的事是上学期做的秦时明月主题动漫馆设计方案,《乾坤未歇》歌词拿奖和写了人生第一篇古体长句《哭宋季》。

这一年最不满意的事是还是太软弱,忍耐了一些不应该忍耐的事,太容易让自己受伤。

这一年最爱的人是稼轩先生和文山先生。

这一年写过最好的文是《须信此翁未死》。

这一年最想感谢的人是始终坚持理想没有心灰意冷的我自己。

《丹心鉴》的歌词写道:“眼前楚剑吴钩,从来平生未低头。”

文山也会想家也会撑不下去求死,稼轩也会心灰意冷也会深深爱着田园牧歌的美好生活。可他们始终没有忘记的就是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从来平生未低头。

他们不是神,可他们像神。

我知道我比不上他们,也并不奢求自己和他们比。但我还是能从他们那里,获得无穷的光明和勇气。

不需要神来拯救,所要做的不断地超越自己。

那么,2019年,愿眉间心上依旧楚剑吴钩。

19年的湘水一定会更棒的!

31 Dec 2018
 
评论(21)
 
热度(46)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