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宋末】长句•哭宋季

“千语万语只一语,还我大宋旧疆土。”
  被郑所南的《陷虏歌》刀傻了。尝试写古体长句。大概是今年最后一篇,也是最刀的一篇。一边写一边忍不住潸然泪下,不知不觉一千多字。
  这种刀是一定要 @鸿影  @史蘇 的。

百年杭州作汴州,西湖歌舞几曾休。笙箫夜夜红绡醉,醉中不省铜驼泪。三一六载瑞宋祀,丙子家亡国亦破。地走胡虏恣杀气,典章文物一扫地。河阳车驾北上去,月冷天高孤臣泣。

姚黄魏紫移仙阙,穷边霜恶摧颜色。襟泪忍唱后庭曲,茕茕青灯抱香死。积雪满燕山,杨花覆江南。昔者芙蓉傍琅玕,疏影摇舟过云湾。翠翘斜拨闲步玉,暗香浮径晚沁寒。怎知一夜鼙鼓惊天破,满目芳景望尽化白毡。正堪怜,怎堪怜,长城横缟带,人系蓟楼间。

淮左名都一望祭,当时南北共知忠义苦。朔风惨惨琼花泣,荒宫草枯根犹碧。瘴雾愁云香尘灭,日暮群鸦绕高阙。汉陵几堪腥膻雨,孤臣只合维扬死。魂散阴风吹夜雪,旧人更深哭明月。年年红药知向谁,声声霜竹悲音裂。

说尽兴亡春声恸,涂炭生灵何代免。泊船休上岸,扬子江头暝烟乱。飘蓬流离家何处,梁燕无主依芳树。葛生冬日重夏夜,旅葵满井荆满路。积骸血沃中原土,千村万落惟狐兔。

闻说厓海上,行舟侧过无名骨。闻说零丁洋,双忠庙下伤遗句。浪高起,水连天,不见南船云聚处。万事东流去不回,孤碑立尽斜阳暮。

擎天者,文天祥。捧日者,陆秀夫。一朝天昏风雨恶,蜀尽汉亡命何如。阳九逢身事至此,义当效古结缨死。青衣衔璧何年返,殒身无蹈德祐辱。平地梁折楼台覆,嗟哉沧溟成乐土。分明偃蹇龙虎姿,苦战力竭事不济,鼎湖龙去未敢辍。奈何平章山下鲸波怒,霪雨鬼啼迷津渡。百年臣耻此朝雪,十万宋魂同国灭。欲写遗篇投逝水,丹心皎皎光烈烈,长依天风悬日月。

南亡归复北解去,山河破碎风飘絮。昔从集英殿上赋,箫鼓满街人争睹。镜里朱颜都变尽,延平剑心囚独苦。包胥泪,休重滴。鲁连志,恨空遗。江山如许无寸土,难倚即墨延齐祀。龙章夜半间七气,质非金石犯百疠。久愧周粟非贪生,取义从容未轻许。何从林下寻元亮,楚冠晦暝迟一死。燕市石走沙飞处,道终光明照千古。留得一腔忠烈气,化鹃犹望江流复。 

死者长已矣,生者空踟蹰。长歌未断鬓成缕,缕缕遗民伤心处。繁华昨夜梦魂老,钗零钿落空宿草。城前御水自西东,剩粉余红夕照中。香逐莲步烧灯夜,戏鼓番腔重凄咽。玄都千树非前度,玉盘泣露寺钟语。青青烟草王谢去,千古泪湿神州土。霜鬓添三五,朝京道上频回顾,空恨当日王师未北渡。

祥兴后,黄冠去,流离病身向荒圃。平生读书为何事,纵无抟风运海回天力,尚耻投贼失节反矜喜。敛尽少年凌云气,未愧儒冠将身误。泠泠秋水飞雁柱,切切终日采薇曲。悲欢休只离合语,各自登高成狂句。觞底月犹今时月,肠断九折冬青树。竹石碎尽关塞黑,子陵台下沧浪暮。沥沥杜宇喉中血,点点无根兰上露。

玄发星星尘中老,垂泪忽忆清平好。官柳雕墙不复逢,汴水日夜自流东。千年成败尘烟色,消得后人吊孤忠。耿耿丹心终难灭,犹说痴人青册中。

——————————————

结尾我来补一下所南的那首魔鬼大刀……

《陷虜歌》

德祐初年臘月二,逆臣叛我蘇城地。

城外蕩蕩爲丘墟,積骸飄血彌田里。

城中生靈氣如蟄,與賊爲徒廿六日。

蚩蚩橫目無所知,低面賣笑如相識。

彼儒衣冠誰家子,靡然相從亦如此。

不知平日讀何書,失節抱虎反矜喜。

有粟可食不下咽,有頭可斷容我言。

不忍我家與國同休三百十六年,閲歷凡幾世,忠孝已相傳。

足大宋地,首大宋天。

身大宋衣,口大宋田。

今弃我三十五歲父母玉成之身,一旦爲氓受虜廛。

我憶我父教我者,日夜滴血哭成顛。

我有老母病老病,相依爲命生餘生。

欲死不得爲孝子,欲生不得爲忠臣。

痛哉擗胸叫大宋,青青在上寧無聞。

自古帝王行仁政,唯有我朝天子聖。

老天高眼不昏花,盍拯下土蒼生命。

忍令此賊恣殺氣,顛倒上下亂綱紀。

厥今帝怒行天刑,一怒天下凈如洗。

要荒仍歸禹疆土,四海草木霑新雨。

應容隠者入深密,歲收芋栗供母食。

對人有口不肯開,面仰虛空雙眼白。

28 Dec 2018
 
评论(39)
 
热度(96)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