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不成熟脑洞】时空记录者

其实是对于自己没生在那个时代的怨念。

总设定:

时空记录者们生活在历史时空与现代时空的夹缝里,不属于历史也不属于现在。

他们的第一次生命随朝代建立而开始,随朝代灭亡而结束,不能参与或改变历史,但可以以完全旁观者的非物质人形形态存在于自己所记录的朝代所统治下的所有疆土及其重大历史事件中,并看到这个地方的实时全貌或不同人对于同一事件的视角。在第一次生命期间他们虽能随意切换地点与视角却不能重复时间,当时的人们可以看到他们作为人的存在形态,也知道他们的特殊身份,可以进行交流。

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他们处于第二次生命里,他们可以随时再次进入自己在他们所掌管的朝代时空内,并无限次使自己掌管的时空停滞,重复同一个时间段去观察不同地方与不同视角发生的事,包括重复自己的毁灭。所以虽然他们存在的年代固定,但他们生存的时间是无限长。这也使得不同朝代的时空记录者可以相遇交流。

在同时存在两个朝代的时空记录者时,他们对于同一事件的记录方式会不一样,因此当时人会对由谁来记录他们的事迹有自己的选择。

时空记录者们第一次生命的长度一般来说与朝代持续时间完全一致,但朝代末有一种延长他们生命的方式,是这个朝代灭亡后仍然存活的旧朝人将自己的生命力量分出,这样时空记录者的记忆还会延续,直到最后一个分出生命力量的人死去。但这通常对分出力量者造成极其大的生理伤害,并且对于生命力量过少的常人而言完全无法做到。

————————

林萤芷(1127.6.12~1283.1.9),字冬燕。女,杭州人,南宋时空记录者。临安,暗夜里不灭的光,浓郁的香气,和渴望回到北方的燕子。

林萤芷的第一次生命里,记录开始于1127年6月12日,结束于1283年1月9日。在这个阶段中,她所能全览的地理空间多有变化,但整体呈现越来越少的趋势。她之所以消亡在1283年而非1279年,是因为文天祥选择了延续她生命的方式,以求得最后的抗争也能被记入南宋的时空记录里,而不是只留下已经来到人间的元朝时空记录者的记录内容。但是在最后的三年,林萤芷的视野也只有阴暗低矮的八尺四寻,这差点让她发了疯。

林萤芷唯一一次杀人,是那时还是盟友的元朝记录者抓住她的手,两个人一起把匕首插进了金朝记录者的心口。

林萤芷性格里存在着文雅温柔和偏执易怒两个极端,她关于这个朝代最热爱的灿烂文化是她最狂热的骄傲也是最脆弱的自卑。她酒量很小,力气也很小,但就是喜欢不顾一切把自己灌醉灌吐,因为她有时很难忍受温软炽热的爱与尖锐欲啼血的仇恨对她刹那间反复相叠。

她怕见血,每次见到血却偏偏一个人守着那惨烈守很久。文天祥最后三年的记录是她第一次生命里最痛苦的回忆,而她第二次生命中却总是爱调出那一段一次次重复伤害自己和其他记录者。她和北宋、汉、唐、明的时空记录者关系较好,不喜欢听金和元的时空记录者讲自己的胜利。尤其和元朝记录者是死对头。

刽子手的刀向文山落下的同时,元朝记录者的长剑洞穿了林萤芷的心口。虽然本身随着文山死去林萤芷也会死去,但元朝记录者真的很不满她多活了三年。这样做的结果是,因为文山的生命还没有结束,剩余的力量统统注入了林萤芷的魂魄里,加上他在这三年里在她内核中盈满的足以照亮千古的光明,临安城一夜明如白昼。也直到那一夜许多临安城的人才真的相信她活到了那时候。


25 Dec 2018
 
评论(3)
 
热度(16)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