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我不知道这个人已经救了我多少次了。

实话实说,我这个学期,过得特别特别不好,甚至在期中交图季第一次产生了“建馆五层够不够高”的想法。这之后仍然是各种崩溃,各种难过,各种课上忍不住直接哭出来。

今天下午又虽然可能是因为各方面压力但的确有些无来由地哭了很久,然后就开始看他的词。我觉得他对于我而言就是能把我一次次从没过头顶的深水中拉起的,一次次穿越时光而来照亮我支撑我的不朽光明。

所以我跟我同学说,我觉得我对于稼轩的感情已经超过了一个普通人喜欢历史人物的维度,不能用一个简单的词来定性,如果一定要形容,那是一种灵魂上的不可或缺,如果我在南宋愿意追随他而死,但我在这个时代我能为了延续他的理想和责任好好活着。

但眼下我真是求求自己好好待自己,不要折腾那么多了,过得好一点,不要再逼着自己恶性循环了。

湘水呀我真的求求你了,要好好的。

谢谢您稼轩先生。

我真的爱您。

您就是我的信仰我的光明。

私心占了tag,很抱歉,但请允许我放纵一下这份私心。

18 Dec 2018
 
评论(6)
 
热度(22)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