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填词/清华英杰群像】乾坤未歇

其实是参加一个一二九纪念竞赛写的歌?
时间跨度是从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写到西南联大南渡北归,凝聚于清华大学在这段历史中涌现出的英杰人物。第二段副歌的六句分别写了王国维,陈寅恪,闻一多,梅贻琦,冯友兰,梁思成林徽因七位先生!
私心打了梅校长的tag,我真的好喜欢梅校长还有梁先生林先生啊~

曲: 是@清角吹寒 小姐姐写的!
词:湘水萝衣

兴亡百年别[1] 神州陆沉夜[2]
忍见舆图改色[3]
举目西北云[4] 须臾风声烈
最应中宵歌[5]
堪叹新亭重泣[6] 莫添西台悲咽[7]
听铮铮鸣檐铁[8] 书生不辞责
恨世无平权只强权[9] 国耻怎雪

何日还我向学处 怒涛方悬口[10]
当时笔底寒温色 历历印心头[11]
月不平分人未圆 身入风云走[12]
剑指北斗
休恸劫灰满目愁 故园骤雨后[13]
生平吴钩未轻休 我正经纶手[14]
晨星熠熠更曜秋[15] 意高百尺楼[16]
春华遍寒地换此河山明昼[17]

长征辞旧阙 衡湘成新别[18]
南渡乾坤未歇[19]
弦诵情弥切 中兴需英杰
待日还燕碣[20]
便赏雨潦四处 亦怀澄志冰雪[21]
君子行健当勉 端然厚德延[22]
更高山仰止清芬揖[23] 古道未绝[24]

千载世变家国破 碧沉水长流[25]
平生未惭孤游意 清骨对夕秋[26]
盘空硬语无惧色 泉下续旧游[27]
几曾回首
谨语温言自成蹊 众水归谦守[28]
深研哲理探新知 天地境悠悠[29]
意深相挽丹青手 素心镌玉楼[30]
辉光俨在斯再拜文章山斗[31]

顾视南越朔北 金瓯终无缺[32]
遥望山苍水泱 高风不竭[33]

注释:
[1] 兴亡百年别:宋·刘辰翁《忆秦娥·烧灯节》:“百年短短兴亡别,与君犹对当时月。”

[2] 神州陆沉夜:宋·胡世将《酹江月·秋夕兴元使院作,用东坡赤壁韵》:“神州沉陆,问谁是,一范一韩人物。”

[3] 忍见舆图新色:现代·秋瑾《黄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见日俄战争地图》:“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4] 举头西北云:宋·辛弃疾《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

[5] 最应中宵歌:《晋书卷六十二·祖逖列传》:“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逖、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谓曰:「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

[6] 堪叹新亭重泣:新亭典故,《世说新语》:“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此处引用以表达对国难的悲愤。

[7] 莫添西台悲咽:西台典故,公元1290年(宋元崖山海战十一年后)宋遗民谢翱登西台哭祭八年前就义于大都的右丞相文天祥,作《登西台恸哭记》,悲故国不在,故人不在。此处指自勉莫重蹈亡宋覆辙。

[8] 听铮铮鸣檐铁:宋·辛弃疾《贺新郎·用前韵送杜叔高》:“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南共北,正分裂。”

[9] 恨世无平权只强权:现代·秋瑾《剑歌》:“世无平权只强权,话到兴亡眦欲裂。”

[10] 何日还我向学处,怒涛方悬口:1935年12月9日,《清华大学救国会告全国同胞书》:“华北之大,已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11] 当时笔底寒温色,历历印心头:现代·鲁迅《辛亥残秋偶作》:“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

[12] 月不平分人未圆:宋·陈亮《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二十五弦多少恨,问世间,那有平分月?”意为“世间怎有金国与南宋平分国土的道理”,此处指中国大地绝不落于列强之手。

[13] 休恸劫灰满目愁:现代·陈寅恪《壬午元旦对盆花感赋》:“劫灰满眼堪愁绝,坐守寒灰更可哀。”

[14] 生平吴钩未轻休,我正经纶手:宋·辛弃疾《破阵子·掷地刘郎玉斗》:“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宋·辛弃疾《水龙吟·甲辰寿韩南涧尚书》:“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

[15] 晨星熠熠更曜秋:晨星代指陆璀前辈,因其著作《晨星集》;曜秋暗藏郭明秋前辈姓名。

[16] 意高百尺楼:元龙百尺楼典出《三国志·魏书》:“备曰:「君有国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主失所,望君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邪?」”又清·李鸿章《入都》:“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17] 春华遍寒地换此河山明昼:现代·鲁迅《无题》:“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18] 长征辞旧阙,衡湘成新别:冯友兰《西南联大校歌·满江红》:“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

[19] 南渡乾坤未歇:南渡,清华、北大、南开合为西南联大之前,中国历史上曾有三次南渡:西晋末衣冠南渡,靖康之变宋人南渡,明末明人南渡,皆南渡未曾北归;乾坤未歇,宋·文天祥《酹江月·南康军和苏韵》:“乾坤未老,地灵尚有人杰。”此处意为联大成立后师生盼望乾坤不歇,国耻能雪,南渡终北归。

[20] 弦诵情弥切,中兴需英杰,待日还燕碣:冯友兰《西南联大校歌·满江红》:“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逐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21] 便赏雨潦四处,亦怀澄志冰雪:联大师生在雨打铁皮屋顶或雨漏茅草屋中的艰苦境况下,依旧心怀高远,壮志清澄如冰雪。

[22] 君子行健当勉,端然厚德延:《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23] 更高山仰止清芬揖:《诗经·小雅·车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又唐·李白《赠孟浩然》:“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24] 古道未绝:宋·文天祥《正气歌》:“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25] 千载世变家国破,碧沉水长流:题王国维先生,“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事变,义无再辱。”

[26] 平生未惭孤游意,清骨对夕秋:题陈寅恪先生,“天风吹月到孤舟,哀乐无端托此游。”“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27] 盘空硬语无惧色,泉下续旧游:题闻一多先生,1946年7月15日《最后一次演讲》:“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准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

[28] 谨语温言自成蹊,众水归谦守:题梅贻琦校长,“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29] 深研哲理探新知,天地境悠悠:题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以及人生四境界中的天地境界。

[30] 意深相挽丹青手,素心镌玉楼:题梁思成、林徽因二位先生,战乱中保护了无数古建筑瑰宝。

[31] 再拜文章山斗:语出《新唐书·韩愈传》:“自愈之没,其言大行,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云。”

[32] 顾视南越蓟北,金瓯终无缺:冯友兰《西南联大纪念碑碑文》:“千秋耻,终已雪。见仇寇,如烟灭。起朔北,迄南越,视金瓯,已无缺。”

[33] 遥望山苍水泱,高风不竭:宋·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以及我果然在文案里夹杂了私货~这是我交上去文案的最后两段:

恨长路多残战骨,道舆图不献洋人——清华人的风骨,在1935年振臂高呼国士无双,更在联大南渡后风雨飘摇犹一心向学,思为国成桢干之质。殷殷热血清骨高风,都如春华出之寒地,换金瓯完国耻雪,人间遍种自由花。

歌曲题目《乾坤未歇》,出自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的《酹江月》:“乾坤未老,地灵尚有人杰。”也正如他的《正气歌》中所写“古道照颜色”,先人古道是我们不灭的精神财富,有此辉光在,乾坤永不歇。

24 Nov 2018
 
评论(13)
 
热度(58)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