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分地肺云,水流天目雨
沉迷稼轩文山皋羽
 
 

【南宋/宋末】烈士/遗民/亡国魔鬼十梗整理第二弹:殉难人物/语录

生为宋臣,死为宋鬼。死则死耳,何以偷生。吾但知守城,不知有他。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真的无法描述我现在这种,从第一句开始泪眼迷蒙,到文相的遗言泪流满面,现在哭着在这里打字的心如刀绞……

我永远不希望,我们说起这一段只是为了记住仇恨,而是我们知道有这样一种无畏的风骨,历冰霜不改,灼烈火不惧,鼎镬甘如饴,万死不足以扰乱其心。首阳风流落南国,正气未亡人未息。青原万丈光赫赫,大江东去日夜白。以身殉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我心光明……


鸿影:

想了想决定人物和语录合并到一起发,那个天崩地解的末世,值得被我们铭记的不只有宋末三杰,在神州大地第一次全面陆沉的时刻,南中国的抵抗者们一起发出了最后的强音,为一个清平三百载的王朝划上了最光辉耀眼的句号。宋室虽亡,正气未亡,忠孝节义的基因,仍然在我们的血脉中代代相传。


-----------------------------


边居谊:孤城高倚汉江秋,血战三年死未休。铁石肝肠忠义胆,精灵常向岘山留。


王士敏:此生无复望生还,一死都归谈笑间,大地尽为腥血污,好收吾骨首阳山。


刘子荐:我头可断,膝不可屈。事急不可为,吾有以死守。死事,义也,何以遁为?


刘士昭:生为宋民,死为宋鬼,赤心报国,一死而已。


林空斋:生为忠义臣,死为忠义鬼。草间虽可活,吾不忍为尔。诸君何为者,自古皆有死。


楚材:府录受宋官爵,今乃为敌用事,还思身上绿袍自何而得?吾一鄙儒,特为忠义所激,为国出力,事虽不成,正不错也。


陶居仁:吾固知历数穷而世运更也,讵可失忠义求苟生邪?得以死报朝廷,夫何憾。


徐应镳:天不祚宋,社稷为墟,应镳死以报国,誓不与诸生俱北。死已,将魂魄累王,作配神主,与王英灵,永永无斁。


范天顺:生为宋臣,死为宋鬼。


王福:将军死于国事,吾岂宜独生!


赵卯发:国不可背,城不可降。夫妇同死,节义成双。


唐震:我忍偷生负国耶!


江万里:大势不可支,余虽不在位,当与国为存亡。


李芾:吾岂拙于谋身哉?第以世受国恩,虽废弃中,犹思所以报者。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


汪立信:吾今日犹得死于宋土也!


赵淮:李庭芝,尔为男子,死则死耳,毋降也!


密佑:汝行乞于市,第云密都统子,谁不怜汝?


姚誾:内无食,外无援,死守而已。


徐道明:姚公誓与城俱亡,吾属亦不失为义士。


陈炤:乡邦沦没,何可坐视,与其偷生而苟全,不若死之愈也。


米立:侍郎国家大臣,立一小卒尔。但三世食赵氏禄,赵亡,何以生为!立乃生擒之人,当死,与投拜者不同。


洪福:以一命报宋朝,何至告人求活耶?


李庭芝:奉诏守城,未闻以诏谕降也。


姜才:吾宁死,岂作降将军耶!


赵孟垒:贼臣负国厚恩,共危社稷。我帝室之胄,欲一刷宗庙之耻。乃更以为逆乎?


陈文龙:此皆节义文章也,何相逼耶!


邓得遇:宋室忠臣,邓氏孝子,不忍偷生,宁甘溺死。


赵时赏:死耳,何必然!


张世杰:吾知降,生且富贵。但为主死,不移也。


陆秀夫:国事至此,陛下当为国死。德祐皇帝辱已甚,陛下不可再辱!


文天祥: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谢枋得:程婴、公孙杵臼,二人皆忠于赵,一存孤,一死节,一死于十五年之前,一死于十五年之后;汉亡十四年,龚胜乃饿死;司马子长云:“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参政岂足知此!


(待持续补充,主要来源于《宋史·忠义录》、《续资治通鉴》等)

11 Nov 2018
 
评论(1)
 
热度(81)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