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泪目。

这是一位马来西亚同学。

我给她白话翻译诗句和史料,各种笨拙。

“他是一个忠臣一个烈士,他在条件很恶劣的监狱里被关了三年,敌人折磨他,用官位和财富去诱惑他,但他始终没有投降。”

“他的妻子和女儿都被敌人强行逼迫做奴隶,但他还是不肯投降。他写诗给他的女儿:傻孩子,你不要问今生的事情了,来生你再做我的女儿吧。”

“临刑之前他说,我读圣贤的书,学会了什么呢?我实现了古人教我们的仁义与爱国,从今往后,我大概可以无愧了。”

我永远,永远,为中国曾有文天祥这样的人无比骄傲。

10 Nov 2018
 
评论(1)
 
热度(104)
  1. 矮纸斜行作雨声鸿影 转载了此图片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