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他就是信仰和光明

听着汀芷太太填词的《所念在北邙》突然真的忍不住就要感怀……

我好喜欢他啊

好想告诉他第一次读他的《破阵子》就惊为天人

好想告诉他我是在一个春天坐在秋千上读《人间词话》然后就看到了我至今最爱的宋词《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

好想告诉他我一个文盲加史盲真的很努力地试着记住他信手拈来的所有典

好想告诉他我把他的好多词抄了好多好多遍

好想告诉他高三最难的时候一边哭一边大声背他的词

好想告诉他我拙笔下的所有历史同人里,只有写他的文章我写得最好

好想告诉他我每年都要在五月二十八日祝他生日快乐

好想告诉他我每年十月三日都要好伤心好伤心

好想告诉他我在作文里写他,写“先生在其他人花酒风月的时候,毅然担起了本不该他一人担的责任”

好想告诉他我在这么忙的时候都每天坚持给他的词写评

好想告诉他是他教我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什么是理想什么是生前身后名

好想告诉他在我心里他不仅是我最爱的词人也是我心中永远的将军

好想告诉他他就是信仰就是光明

好想告诉他我魂牵梦萦地都想去铅山看他的墓

好想告诉他我能坦然自若地对我所有同学说我爱着一个已经死了八百多年的人而他们也都说你喜欢他地球人都知道

他不会知道的

可我还是喜欢他

28 Oct 2018
 
评论
 
热度(9)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