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填词/半集句/记陆放翁】沧洲血泪

曲:少司命《人间朝暮》
词:湘水萝衣
 
乱笳惊破夜雪 隔窗漏断梦缺
杜宇长啼孤血 忍听诗中风月
也寻渔歌栖身 江上短艇采莼
镜中点鬓霜新 嗟叹貂裘覆尘
 
谁记俊游当少年
豪英不惭青衫
寸心自许尚如丹
梦亦作长驱战皋兰
最念是剩水残山川
腰间剑 犹争寒
封侯事未信命由天
怎心甘 袖手看
 
白苹红蓼新绿 棹停江头平楚
晴窗淋漓墨书 别样功名身误
衣上征尘酒痕 芜苑细雨销魂
长恨经年别处 散关清渭如故
 
谁记俊游当少年
豪英不惭青衫
寸心自许尚如丹
梦亦作长驱战皋兰
最念是剩水残山川
腰间剑 犹争寒
封侯事未信命由天
怎心甘 袖手看
 
两京尘 天山路
意迟悔草长杨赋
心万里 身迟暮
只向朔方秉夜烛
 
当年气吞胡虏愿
老却英雄等闲
依旧报国有万死
魂也盼王师定中原
千年嗟祚尽崖山战
未敢告 先人前
只寒灯青史镌残简
都燃尽 血泪篇

——————
湘水的碎碎念:
放翁给我的感觉就是字句皆血泪。
“今年摧颓最堪笑,华发苍颜羞自照。
谁知得酒尚能狂,脱帽向人时大叫。”
这哪里是墨写的,分明是血啊。
像放翁和稼轩的苦痛都是后人无法感同身受的。至少我们的理想,纵然多么遥不可及,都不会像那个时代一样被压制。
毕竟决定他们命运的都是一个人或者一类人——纵然此人何德何能君临天下权倾天下。
我甚至感觉,不敢将亡国讯告先人灵前。

@彧谦 南宋坑简直是诗词海,尤其是放翁这种肝帝。

21 Sep 2018
 
评论(9)
 
热度(84)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