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安危何所系,天阑谢将军。

左半部分少女阿婉,右半部分天阑之战谢将军。

共5p,前3p三个滤镜的全图,后2p是不存在的细部。赶着二月的尾巴再更新一次。

给自己写的歌曲《风起天阑》trw《沧海悲音》的配图。文链接放评论区。

“春风绿过柳叶,你曾笑得无邪。”

“从此用我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借我一刻光阴,把你看得真切。”

——他们说那个雨夜她站在城楼上,面前是累累尸体和残兵败将,身后是黑暗里耸峙的天阑城楼,她还没来及为丧父之痛流下一滴眼泪,就要代替他擎起残破的战旗。

士兵们望着将领,将领们望着她,她望着远方连绵的敌营。

那个小姑娘呀,踏着皑皑白雪,迷失在记忆深处,再也不会回来了。

28 Feb 2018
 
评论
 
热度(20)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