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水溶彩铅+水彩,年前的债决不拖到年后(这句话对于《桃花依旧》不成立)!
共6p,前3p为不同滤镜的全图,后3p为假装有的细部~
私心加长了少少的头发——待她长发及腰,小跖是不是就可以娶她了呢~以及忘了瞬飞轮旋转方向画反了这回事吧~
最后高光笔真是利器~
还是在lof上再圈一下冷墨qwq @透明墨

09 Feb 2018
 
评论(11)
 
热度(13)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