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影子》歌词批评与个人看法

请勿转载。
今天我就点名批评河图《影子》这首新歌(词作者:咚喃嘻)的歌词。

首先说明,我不是黑子,我喜欢河图四年了,就是现在我学习特别累的时候都以听他的歌来解压,河图的很多歌给我的感动和力量无需多言。我也没有说他不可以商业化。这个批判,只是纯粹站在文学和历史角度分析歌词为什么不好,对事不对人。不同意见请冷静讨论,拒绝撕逼。

一言以蔽之,主题上严重ooc,风格上小家子气,文笔上词藻堆砌,不知所云。

我先把《影子》歌词摘录如下(最后两段重复略去):

词作者:咚喃嘻
“乱蹄声,旧毡帷,哀马嘶嘶催
踏铁泥,将闲愁,抛与冬水
草木横,冷刀锈,旌旗倾颓
鹧鸪着凉,枝上哆嘴,收银枪唤阿谁
长坂坡,一竿冷月,潜入寒灰
破云踏血归
听征鸿憔悴,担乱世的罪
孤影何畏

枯沙落遍了,黄昏雪
两袖胆,魄惊雷
与白骨,阔谈喜悲
英雄贪醉
一身肝胆,看穿心鬼
取命人望风而溃
物已不是人更非
慆慆不归

山城路,乍寒天,一行心事因风吹
拨血色,看风流,情入烟微???
不肯说,相思魂,被西风搅碎
薄劣霜雪,冻住琵琶,魂梦迎曲消醉
春秋返,细柳含翠,雨潮衣袂
斜暮一衿辉
长情终难遂,流离锁峨眉
曾期相偎

千里画角声,扣朱扉
暖帘垂,懒提杯
漂泊客,惆怅滋味
命与心违
一身肝胆,山河巍巍
荡扬恩怨,空生悲
物已不是人更非
慆慆不归?”

好了,以上歌词原文。以下个人分析。

虽然说我没玩过王者荣耀,但我读过三国演义也了解过真正的三国历史。我看了王者荣耀赵云的百科描述与背景故事,也觉得这个人物设定与三国历史上那个真正的他相似度比较高,都有那骨子里沙场饮血的英雄气概与对主上的忠诚不违在,绝不是这首词里展现出的处处哀婉闲愁的人物形象。

请不要说我断章取义,但既然词作者都写出了这样并非断章取义就展现出糟糕水平的句子,就不能责怪我的挑选分析。

问题最明显的两句:“不肯说,相思魂,被西风搅碎/薄劣霜雪,冻住琵琶,魂梦迎曲消醉”。

我不是说他不能有红颜知己不能有相思情,可至少历史上的他绝不是因此而出名——要说红颜之悲衬托英雄之气,西楚霸王项羽应是最好的描写对象,一曲霸王别姬千古断肠。可子龙——至少历史未曾记载哪一段哀婉情事,就算有,他也绝不会表现出“不肯说”“看风流”的样子。

说完内容来吐槽这两句的文笔。我忍不住说的很难听,但是的确——堆砌辞藻,字句不通。前面那句也就算了,无非用力过猛,后面那句说不知所云一点都不过分。首先我不明白什么叫“薄劣霜雪”?如果就是字面意思,那如果真的能“冻住琵琶”,这霜雪还“薄”么?更何况,琵琶都冻住了,哪里来的曲子?好吧就算那曲子是天外飞仙弄来的,迎曲消醉又是什么鬼?山城路——你在路上呢,说不定还要去打仗,喝了酒想送命还是怎么样?

我简直不想在文笔上逐字逐句分析了,全篇都是坑。说风格。

小家子气,是我能找到的最符合比较合适又不是特别难听的标准的形容词。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个英雄,写英雄的歌曲必然也应有英雄的豪情,换而言之,应当铿锵有力,气势雄浑,境界开阔——就算后面两点做不到就算写不出辛弃疾《破阵子》那个气势,第一点至少应该做到,整体文风应该紧凑有力、节奏感强,整句用得好就用整句以显气势添音韵,整句用不好那就斟酌散句,长短结合,有短句的明快也有长句的行云流水泼墨挥洒之感。

而且。一首歌的歌词,至少应该与其本身保持一致,也就是说,如果风格是白话,那就通篇白话,如果风格是文言,那就通篇文言。就算要文白相间增加语言灵活性,也不是句与句之间没有逻辑的的随意切换。

这一段是给水平较高者提的要求——那就是在古文和古诗词中,许多同样语义的表达与现代文有着完全不同的语序,就比如说“花落家童未扫”,在现代文里通常会说成“家童尚未清扫满地落花”。我所说的这一句也是个例,这之间微妙的差别,是要靠过硬的古文诗词阅读量才能基本体会并较为熟练地运用。当然这首歌的歌词在我看来完全还没达到可以开始讲究这个的高度。

我们看这首歌的歌词——基本上清一色的短句,而且短句与短句之间大多不构成递进关系,只是单纯同一意境的并列。放眼全词,段落与段落之间也不构成语义或情感的递进,通篇翻来覆去所说不过寒冷与哀愁,句子与句子之间连接松散,句子内部语序颠倒混乱、意象堆叠严重,整体风格甜腻绵软,没有出彩的句子,没有气势强烈的豪情,有的只有反复的喟叹、着眼于区区眼前恩怨而不能放眼天下的局限,毫无硬气可言。

以上这些我或许可以归于词作者也许还是初涉填词,对整体结构、节奏感和字句技巧的把握还不熟练,毕竟我刚开始填词的时候也出现这些毛病,但站在歌词内容的角度来看,整首歌也是苍白无力,乏善可陈,我完全可以说,哪怕词作者稍微多做一点点功课,写出来的东西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主要的问题就是——空泛,套路,整体没有典型性,这首歌的歌词,如果没了那一句“长坂坡”或者可能有而我没看出来的王者荣耀技能名,说是用来形容谁的都可以,整个就是对古代战场和武将脸谱化、毫无新意的描写,一个设置好了情感随便往里面填意象的空壳子,丝毫没有体现出这个人灵魂中最深刻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而且。就算有了这一句“长坂坡”,就足够了吗?

就算这首歌写的是王者荣耀的人物,也应该写出在王者荣耀里面这个人独特的故事,如果不能写出王者荣耀里独特的他,那还不如按历史写。而且,我认为对任何一个历史人物的艺术处理都不能脱离这个人的历史原型、这个人所处的特定时代、这个人所信奉的这个人所坚守的这个人誓死保护的东西,以及因为这些东西和时代产生的碰撞、交锋与或许有或许没有的和解。总而言之,刻在这个人灵魂深处的本质的东西不能违背,这是历史上他打动人的源泉,是我们至今铭记他的重要理由。

那么这一首歌,我未曾看出王者荣耀背景故事里“影子”的智勇双全与对道义的坚守,也未曾看出历史上的他带给我们的感动——既没有写出故事最开始白马小将军的少年锐气,又没有写出迟暮老将面对风雨故国的昭昭壮心,整首歌为悲而悲,仅仅一句“不归”,把“影子”的故事的悲壮感硬生生地简化成物是人非的小悲,未曾描写出这个故事置于大的时代背景之下的更大的悲壮和这种悲壮所带来的美感。

我几乎不敢去问——词作者在写词的时候,真的有去深入了解过三国那段历史、了解过这个人的故事、体会过当阳一人孤身于敌军之间怀抱少主的孤独坚守与肝脑涂地之志、蜀汉未成为蜀汉之前一群志同道合之人坚信星星之火亦可燎原的执着、那段捷报频传的日子所有人的欣喜与希望、在荆州一败之后事态急转直下回望那意气风发的年月的苦涩无奈、先主去后五虎上将五去其四仅余将军与丞相两位顶梁柱去守护这个风雨飘摇的蜀汉的艰难、那迟暮的老将仍然一次次随军出征的固执、以及他最终死去时心头放不下的复国之志,这些艰难这些坚守这些抉择所有的信奉所有的舍弃所有的风雨飘摇所有的兴亡担当——词作者真的体会过这些么?

诚然,我爱长坂坡那位英雄的少年将军,可我也爱那白帝城托孤时先主除了丞相之外唯一单独嘱咐并委以家国重任的故友,爱那流火落叶公器志霜雪难改汉将心,还有那身后爱子殉国而去的父亲,这些都是他,都是我们所爱的赵云,绝不仅仅是长坂坡的匹夫之勇,他是真正的国之长城。

——题外话。这也使得我更加佩服丞相。当年携手并进的人们都已纷纷离开——是只留他一个人坚守着那一群人的遗志,奉命于危难之间,六出七纵,最终五丈原七七四十九盏明灯一心只为酬三顾。

都不在了。

可是还有我。

这样的勇气这样的担当这样的孤独。

——拉回来。

我是写过不下三十首歌词的人,并且至少有六首都曾经进行非商业性质的演唱。在写两位我挚爱的历史人物——辛弃疾与李清照——的歌词时,我是读了多少诗词,写了多少稿、磨了多少遍字句才敢拿出成品,可就算我拿出了成品,我仍然觉得自己写得远远不够好——《可堪回首》的确是写出了稼轩的知己之悲、家国之痛与后人无尽的追思缅怀,可我未曾展现出那个并非神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欲望,和他克服这些欲望的挣扎。对于易安也是如此,《清秋晚照》写出了她的才情她的爱情她的金瓯残破之痛她作为一个女子在当时的不易,却仍难写出那种后继无人的苍凉。

这两首歌词戳这里: 《可堪回首》   《清秋晚照》

而对于丞相或者顺平侯——我甚至从来未敢下笔,因为我虽然自幼阅读《三国演义》——初一的我已经能熟练背诵《出师表》——我都未敢为他们写歌词,并不是说稼轩和易安我就不崇敬,而是这两位可以说是我的童年男神,是一个小女孩心智未全时最崇拜的英雄人物,直接影响了她最初的人生观与价值判断。因此我不敢——生怕我平凡的文笔与尚不深刻的认识毁去了童年里深深打动我的高大形象。

可如今,我看到这样一位水平实在欠佳的词作者,看到这一篇辞藻堆砌不知所云的歌词,很难说这让我心里究竟有多难受,尤其是这首歌还出自我最喜欢——没有之一——的歌手,河图。

再上面一段我说了我不敢写,可现在我敢了,我希望也相信我的笔下能展现出更大气的豪壮与苍凉。如果我有了灵感与恰当的神思,我会开始动笔。

但我仍然相信河图——相信这位才华横溢的作曲人和歌手,他曾给我带来的感动和力量我会一直记住,我也相信他能为我们带来更好的作品。

最后。

不要跟我说什么“你行你上”。

首先就算我自己不会写词,也不能因为我不会制冷就说我无权指责电冰箱制冷不好。

何况我是会写词的,而且我的水平肯定高于她,不信去看上面链接。这一点不接受反驳。

填词的事情我很早就想说了,借此机会先唠叨几句,有空仔细说。

哦根据评论我再加几句。
我不应该说他不负责任,我为这句话的不合适而道歉。不过我仍然认为这样的作品让人失望。当然,我还是相信河图,这是就事论事,不包含人身攻击。
然后歌手是不是传声筒这个问题不要来找我争论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尊重不同看法,也保留自己的看法,不想去说服任何人,也不接受任何人说服我,就这样。

继续添加。
首先我认为词烂是词作者的错,词烂不是歌手的错,这是首烂歌主要原因还是词作,我从来没说过“这首歌烂,责任在河图”,这一点应该没有任何疑问吧?
其次我没说他不能商业化,实际上,我也很喜欢他的几首商业歌。但《影子》这一首,和其他的不一样。
歌手的责任这里,我认为他是有传播文化的责任的——毕竟他参与了作品,就不能和作品本身划清关系。他是著名歌手,他就有传播好东西的权利和条件,我也希望更多人能担起这个责任。
还有,我没有神化他,我不认为他不可以有不好的作品,但当他有不好的作品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提出批评。
另外,这首歌的糟糕之处本身在于词作,我只是认为他不能完全与此脱开责任。我这篇文章完全没有恶意。
当然我仍然毫无保留地信任他,喜欢他,不会因为这首歌就怎么怎么样。毕竟这是我喜欢并敬佩的歌手,他传承了优秀的传统文化。

总之——关于评论中质疑我的几点,我做个简单明了的声明——我没有说他不能商业化,我没有说词不好是他的错,我没有说要说服任何人。
与其说是指责他,我更倾向于惋惜他,惋惜他的才华竟被用在这种歌上。
更何况,商业化并不等于糟糕。

我的态度依然如此。我尊重不同意见,但坚持自己看法。
 

03 Feb 2018
 
评论(26)
 
热度(24)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