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渣字献丑了。
图一《南乡子•捣衣》。言边塞之苦、思妇之悲。古有李青莲《子夜吴歌•冬歌》:“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上阕末句“梦里回时仔细量”,似与晏小山《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中句“犹恐相逢是梦中”有相通之处。所异者,容若词言只得于梦中相见,小山词则言重逢之喜。梦中相见抑或不相见在容若词中常用,又有“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句,及“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句等。“已是深秋兼独夜”,何曾不令人想起杜少陵句“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图二《鬓云松令•枕函香》。《鬓云松令》又名《苏幕遮》(遮音扎)。上阕“刬地东风,彻夜梨花瘦”一作“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于我个人偏爱前者。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物是人非之痛千古来寒彻心扉。苏东坡句“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容若望那方孤坟又怎不是唯有泪千行。
……想来,三载悠悠魂梦杳,料也觉人间无味。空阶夜雨,两隔冷清埋愁地。
如今后人,可还见院中那株雪白的夜合欢?
若是见……又是否亭亭如盖。
公子其人又何尝不如其笔下吟咏的朔方雪,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我字写得就这样拍照也拍不好看,而且也只是装着有文化的样子。

29 Jan 2018
 
评论(10)
 
热度(14)
  1. 百里知雪湘水萝衣 转载了此图片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