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关于高渐离的结局

这是个能把我这个卸了lofter的人炸到一定要登网页版说出来的事。我本来想开个小号说,但我现在觉得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无需躲藏什么。列表高粉可以不看可以取关也可以骂我,所有的暴风雨请朝我一人,我无所畏惧。

最近评论不回,见谅。

 @墨净翊   @阁主的鸽喵 


开门见山,我希望小高的结局是壮烈的死。

上个礼拜一和鸽子讨论了半个晚上这件事,特此整理一下发出来。这是对于目前广为流传的“高渐离不适合刺秦的N个理由”的一个反驳。

被放在最前面的,大概就是“他有雪女和很多朋友,有很多他爱的和爱他的人,所以他应该为了他们活下去”。

但我不觉得一个人因为有很多尘世的牵绊就应该活下去。小高是个重情义的人,也会珍惜尘世中的这段情义,但他自始至终都是心有沟壑、不忘天下的人。我仍然记得在第三部开始讲楚国故事的时候,他面对秦军说出了那一番诸子百家的言论。这么多年了,他从未放弃对他心中一个应有的属于天下人的天下的追求,从墨家机关城的力战,到桑海危机的挺身而出,再到千里入东郡,岁月也许磨去了他些许的少年意气,却从未改变玉壶之中那一片皎若明月的冰心。为了心目中也许永远无法实现的天下而至死奋斗,是他一生的理想与抱负,是他作为荆轲的生死之交、墨家的统领所能实现的最高人生价值。因此,我个人认为,在天下更需要他的时候,让他选择为了天下而义无反顾地踏上绝路,那种为了实现毕生的理想和崇高的人生价值而轰轰烈烈地去牺牲的悲剧性美感,会使这个艺术形象更加丰满感人。

固然,很多喜欢小高的朋友出于对他的爱会希望他能够活下去。我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但我目前觉得,如果真的让他和阿雪归隐,那至多只能造就一对寻常侠侣,也许令人羡慕,可终究会失去他作为历史人物高渐离这个事实本身所蕴含的凄烈悲壮的美感。

换句不好听的,想有这样的一对美好结局的侠侣,随便是哪个人都行,没有必要是高渐离,而且如果是高渐离,就没有了上述的悲剧美。如果给高渐离安排这么一个结局,真是可惜了他身上自带的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了。

所谓“历史为骨的旗子凭什么小高来扛”,我想说,小高不扛,谁还能扛起这春秋战国侠义精神最遥远却仍然鲜明的回音?

历史毕竟充满悲剧,不存在因为一个历史人物可以有he结局就一定要为了大家开心而he的理由。

第二个普遍观点,是现在墨家岌岌可危,不能再接受失去一个统领的代价,而且还是高渐离这样高地位高智商的统领。失去了高渐离,墨家就要彻底倾覆了。

我觉得上一个理由因为还蕴含一些情感成分和美好愿景还可以理解,这个理由就完全不成立了。首先按照历史——墨家本身就是要衰落消亡的,这样一部说着“历史为骨”的优秀动漫,也许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结局,却决不能轻易改变一个门派的结局,如果连这个都改了,历史感又从何说起?我们注意到,兼爱非攻的基本理念依然深刻地存在于墨家人心中,墨家一直奉行的政治理念,是圣明君主治理下的兼爱大国,这与法家思想逐渐成为时代主流与大势所趋的天下格局(秦汉皆是如此,汉朝纵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仍然是儒表法里),必然是矛盾的。墨家认为暴君酷吏就该杀,秦朝的法律在墨家眼里太过严酷,两者之间必然形成不可调和的尖锐对立。因此,墨家的消亡不可避免,就算不在秦朝,也改不了这个注定的结局。

而且呢,墨家这种衰落的局势,墨家自己不可能看不到。只是他们不会任由自己默默地毫无痕迹地退出历史舞台,以他们这般胜似烈日秋霜的性子,定是要以最顽强最壮美的甚至是同归于尽式的毁灭去唱出诸子百家的一员在历史洪流中的最强音。墨家始终崇尚侠道,他们如果认为某件事情是对的,就不会因为一定做不成而不去做,他们说出“天下皆白,唯我独黑”的时候,就注定愿意去接受这个与天下对立的局面,这个孤独地走向毁灭的命运了。

我想,历史为骨,所坚持的,不正应该是历史的规律和诸子百家思想的本质吗。

然后不要忘了,男主角是荆天明。小高目前固然是墨家的顶梁柱,可巨子毕竟是天明,小高终究要从这个半巨子状态退出。如果接下来的墨家要青年的天明来领导,小高退出墨家的舞台,是必然的。

毕竟,是小高的命运和墨家相连,不是墨家的命运和小高相连。

第三个普遍理由是,小高相较于历史上的高渐离,懂得更多的知识,对天下大势有更深的体察。因此,他会知道刺秦只会使格局更乱。

这一点我持怀疑态度。我和鸽子都觉得小高虽然心怀天下,但他对于天下格局的理解是没有纵横两位那么深远的。大叔和二叔身为鬼谷纵横家,能更深刻、更全面地观察整个天下发展的古今流变,去理解蕴藏在这些表象之下历史不断发展前进的必然性和一些亘古不变的规律。而小高,他是墨家的统领,刻在骨子里的,自然更多的是对于天下人的一种兼爱,对于每个生命的尊重。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墨家说爱无差等,但免不了对亲友拥有更深厚的感情,所谓兼爱,指的应是超越人的动物性所产生的亲友之间的感情,上升到对于整个人类群体甚至于所有生命体的一种精神上更高层次的博爱。

我上面解释了,墨家与法家,是鲜明的对立,因此墨家不可能完全理解法家的一片苦心与其所代表的春秋战国时代向大一统帝国发展的历史前进性。

所以也许纵横两位能看到如今的乱世是大秦帝国在进步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曲折,而高渐离看到的,却着重在天下苍生流离失所,怨声载道,民间著作焚尽,诸子百家噤若寒蝉,时代变革的代价,对于个人来说沉重到难以承受。所以,他的这个反秦立场不会变,秦朝一日不灭,他便一日不能不煎熬。就算隐居了山林,他的灵魂也并不会得到安宁。

他说过,他要完成大哥的遗愿,大哥对他的影响,从来都是刻在骨子里的,没有那时的大哥,就不会有今日的小高。他的一生,始终是受到了大哥和墨家极其深重的影响,他的人物塑造,不可能脱离这种影响。

而且,小高他毕竟是一个人,一个个体,他在自己的职责之外,有权对自己的结局作出选择。他的易水寒就是舍弃防守孤注一掷地进攻的招式,他的性子深处本身也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一种不屈服,对于自己最坚持的东西丝毫不让步。那么除非他永远不与秦国正面接触,不然他一定会面临一个庞大帝国对于一个个体的倾轧,那时候,他不可能选择委曲求全。

最后,我也想说说我的私心。

你们可以骂我假粉黑粉,但我一直觉得我是真的爱高渐离的,不管你们想怎么说。我爱他,包括爱着他这个人所背负的历史的悲剧性和可能的结局,我爱着他连着他的结局一起爱,我就算到时候哭到眼睛肿我都想看他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而轰轰烈烈地踏上绝路。我就是会为这种个人抗争与历史的必然性以卵击石式的毁灭性碰撞而感动无比。

高山流水,知音相合。风雨飘摇,冰心未改。尸骨沉销,悲歌绝响,犹不负故人不负我心,如是而已。


11 Dec 2017
 
评论(11)
 
热度(36)
  1. 维永怀湘水萝衣 转载了此文字
  2. 墨净翊墨净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我与长安相见欢
  3. 墨净翊湘水萝衣 转载了此文字
    不需要害怕,不需要躲藏,我觉得高渐离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生得宏伟死得壮烈的人,私心来说那就是太平淡无味的...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