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荆高】BE三十题

(all高作品展Day29。友情提示:新手司机上路&重度ooc灾区!)
1.鉴于我不想写原题,自己出题:立flag
“大哥。”
烛火倒映在酒樽里,和案前两人的眸中。高渐离紧紧攥住了荆轲的手。
“哎呀,小高,你担心什么,我的五步绝杀那么厉害。等我回来了,在上次那家酒肆请你喝酒,我们一醉方休!”

2.反目成仇
不知是残阳,还是血,在易水河无边的冰面上辉映出凄烈炫目的晚霞。
一滴血顺着残虹的锋刃流下来了,锋刃尽头是一袭峭然白衣。而白衣紧握着的水寒,也已没入残虹主人的肋间。
同归于尽,是否是了结这一世孽缘的最好结局。

3.终其一生的单恋
他知道,他去刺秦,只是为了燕丹罢了。
可最后他还是跟着他走上了一样的路。
(巨子大人莫名躺枪)

4.分手
那一片月色,顺着水寒剑的表面纷纷跌落作万千流光,随着剑锋飞快的一闪,一缕青丝无声滑落。
“今日一别,从此江湖再无相见。”
那一缕青丝,轻柔地盘旋在荆轲手心,泪眼朦胧里,那人终于渐离渐远。

5.与爱无关
“为了天下我必须走。”
“可是大哥……”
我,还在。
你从来不曾有过一丝为了我留下来的想法。

6.报复
“你断了号钟琴的一根弦,于是我用水寒斩断了你的残虹剑。”
“可那年冬天我把整张琴都烧在了你坟前。”
北风愈发凛冽了,吹散纸灰,吹散那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杳渺的旋律。
“荆轲……你回来,好不好?”

7.七年之痒
“荆,我记得你对我说过等我们都老了,要养一条金毛,住在一座带着花园的别墅里,天天都和我一起看夕阳。”
高渐离守在门口,不让荆轲进门。
“可是你终究去和别人说了一样的话。”

8.错过一世
世上没有旷修这个人,也没有高山流水这回事。

9.杀了你
警官赶到作案现场的时候见那清雅俊俏的白衣男子醉在一地啤酒瓶的碎片之间,双手皆被那锋锐的碎片划破,可还紧紧地攥着那把滴血的刀。
凌乱的发丝下是布满血丝的双眼。他忽地咧嘴笑了——
“人是我杀的。癌症已经折磨了他那么久,他也想要一个痛快的解脱。”

10.一切都是骗局
高渐离是帝国的卧底,他提前提醒了始皇帝注意刺客荆轲。

11.抱歉,我不认识你
“大哥……大哥……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高渐离伏在医院的白色床单上,泣不成声。
荆轲漠然地摇摇头:“我是独生子。你到底是谁?”
输液瓶里的盐水还在缓缓滴落,顺着管子缠绕在那人筋脉分明的苍白左手上。
床头柜上的玫瑰花,过了七天,已然枯萎凋零。

12.无爱无恨(续2)
“死人怎么会还有爱恨。”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再不受痴情折磨了吧。”
墓碑前的白花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13.无法触碰的恋人
“高统领……他靠在那方青石碑上睡着了。”
“昨天什么日子?”
“清明。”

14.从未相遇
荆轲醉酒误事。
他来到燕国酒肆的时候,高渐离已经去了妃雪阁。那之后他听闻高渐离在月夜带着那个银发舞姬走了,从此再无音讯。

15.无知伤害
荆天明好奇地望着荆轲刺秦的壁画:“小高,这个弹琴的人,跟你好像啊!”

16.我们都老了(突然英文)
Youth is a poem that could be chanted only once. Now there's no rosy cheeks, supple knees or red lips. Wrinkles cover their face, accompanied by worry, fear and self-distrust. They were once heroes, but the years only leave them with weakened passion, or, relentlessly, love.

17.如果当时
荆轲离燕前的那一天,高渐离抱着酒去了他的屋舍。两人坐对飞雪,说了许多情意缠绵的话,直到沉沉酣醉。
荆轲的唇终于吻上高渐离的眼角。而高渐离顺着那一吻静静躺下。
红烛摇曳,一响贪欢。
——筑弦颤起了最后一个音。
他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一切的确发生过,谎言说到自己分不清真假。
而实际上,那天他在他屋前站了一夜,直到霜雪覆满了鬓发衣襟。

18.“比起你来说,它更重要。”
“小高,别难过,为刺杀暴君还天下于天下人而死,是剑客最好的结局。”

19.痴人说梦
“我曾经深深爱过一个人……在那一树繁花之下,他曾牵起我的手,清风吹起了花香,而阳光在他的眉睫上跳跃……可他后来往西边去了,他再也没有回来。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少年了。”
他把这段话一遍又一遍地讲给路过的人听,拄着拐杖的老人,金发的孩子,戴着太阳帽的年轻女子,或者千千万万个那么像某个人的少年。
这些人听罢一声长叹,却转了眼三三两两议论起那个疯子又说起不存在的爱人了。

20.玩笑而已
“大哥,是你说的,你不走了,你要留在燕国,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榻上那人留下的余温已然完全冷透。高渐离握着那一片单薄的竹简,怔怔无话。
案上,昨夜的酒还剩了半盏。雨疏风骤,原来一夜已折尽残花。
大哥,你终究,还是这么会讲笑话……

21.梦里圆满的结局
始皇死。
荆轲回到墨家。
一夜之间,剑客携着琴师不见踪迹,墨家弟子晨起打扫屋舍时,只见墙上荆轲酣劲的字迹。
“山高水长,他日江湖犹重逢。荆轲高渐离敬上。”

22.厌倦
听琴喝酒打架的日子他过够了,他想去为某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奋斗一次,不管值不值得。
可直到他倒在咸阳宫大殿冰冷的地上,他才明白,这样的日子再也无法多一分一秒,而易水畔的那个人,等不到他回来了。

23.粉碎性自尊
“荆轲。高渐离。你们俩,都是可笑可悲的不自量力。”
嬴政眯起了狭长的双眼。

24.多余的人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咸阳。”
“不要,你的易水寒还没练好,不是去给我添乱的嘛。”

25.相思相望
荆轲不肯喝那碗孟婆汤,忍受着销骨的疼痛,艰难地等待着那人来。
高渐离执起水寒,护卫着风雨飘摇的墨家,最艰难的时候,他总是想起大哥告诉他要去相信一些不可能的事。

26.生离死别
很多年之后,连那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都绝响了。

27.到死都没有说出口
“小高,你要好好活着……天下大计比起你又能算什么,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28.请回头看看我
汽笛长鸣。
荆轲提着旅行箱向来送站的高渐离粲然一笑:“别难过啦,我随时可以回来,不就东边西边,又不是去了别的国家。”
那是1961年,柏林。

29.摧毁梦想
“你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好剑客。”
荆轲的声音飘远,高渐离懊恼地丢下了水寒。
他没听见荆轲轻声的叹息:
“剑客太容易受伤了……我不想让你和我走上一样的路,仅此而已。”

30.无爱者
为了入侵帝国中央控制系统“秦始皇”而制造的机器人荆轲和机器人高渐离天生没有感情。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qwq

04 Dec 2017
 
评论(4)
 
热度(24)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