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史海拾贝】荆轲、高渐离

一直想写写自己挚爱的两个角色。
历史上的高渐离和荆轲无法分开来讲,他们是生死之交,最终也走上了同样的不归路,可以说他们的灵魂特质是相似的。《史记 刺客列传》里有这么一段记载:“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
这里先纠正一个广为流传的错误认识,就是“历史上的高渐离是卖狗肉的”。司马迁先生虽然对秦朝有诸多偏见,但他作为一个宁受宫刑也要编完《史记》的敬业史官,记录的历史事实应是可信的。从《史记》这段文字可以看出,狗屠和高渐离是两个人,都是荆轲的至交好友。
好,纠完谣传来说这个场景。
这是一个让我特别感动的场景。有酒,有筑,有歌,有笑,有哭。
看到这个场景我会想起来楚狂人笑孔丘的事。春秋战国时期狂放不羁的人真是太多了,在如今他们被称作疯子,可那时候他们也许是人们眼中值得敬佩的的狂士。古人的价值观相较于现代人应是保守的,可往往是古代更能包容与社会不合的隐者或狂者,这实在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你看荆高。闹市中可以旁若无人,兴处饮觞满酌,醉则挥剑放歌,歌至唏嘘,又可毫无顾忌地洒下英雄之泪。我自己是觉得男儿有泪不轻弹真是胡扯八道,历史上那么多男儿泪,或如放翁金瓯残缺之悲愤,或如荆高知己间惺惺相惜,又或如魏晋阮籍之末路悲歌,都那么荡气回肠、令人唏嘘。
真的不是软弱,是一种痛快或者痛苦,是发自内心的呐喊,和对这个世界的抗争。

如荆高这种知己之泪,我们从中可看出些许武侠江湖里狂放洒脱的意味。我也说不清这是什么,但我总感觉,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一种话不需出口就彼此了然的透彻,一种就算只相识几天却仿佛相知数年的灵魂上的高度契合,一种就算今夕别定有明朝江湖重逢复可满饮夜话的冥冥之中天注定,一种既然相知同途最后就能义无反顾地踏上同一条路的不诺自行。
还有,我很不愿意说的,一种有志者事难成的历史悲剧的重复性,一种美好东西毁灭那一刹那给人荡气回肠的悲恸,一种横亘了千古的令人景仰叹惋的长情。

这种武侠江湖的意味,《秦时明月》这部动漫表现得非常好,高山流水那两集简直顶十集,直接把在下拽入了冷到易腿而食的荆高天坑。那两集我看了好多遍,基本把台词都背下来了。
回想一下。高山流水配着刀剑交叠、金铁铿锵,千里赴杀机只为不负未曾见面的神交知己,秦将言“再往前一步你就和他们一样”之后高渐离从容向前的那一步,暮色乱云下共饮的那一壶烈酒,高渐离解释《黍离》时说的那句“世事沧桑,知音难觅”,还有分别时荆轲玩笑似的那一句“喂,别死啊,我可不想下次打架的时候没人弹小曲给我听”。
虽然说荆轲是个乐盲。
小高解释《黍离》的时候说自己早就听出来了,怎么可能。
但你看,他是真的不在意,就当这世间潇潇洒洒走一次,不问来处不问归途。
小高也是,还通缉着呢,照样独自四处走天下,说着那句“我从不需要帮手”。
这两集真是。炽烈,醇香,又绵远,像小高他最喜欢的燕国最烈的冰烧酒。
很多时候我们都对武侠世界有种潜意识里的向往,大概每个人,不论年纪,读金庸、古龙等大师的武侠作品时都会有种走进那个世界里、一壶酒一柄剑行侠天下、看楼船夜雪大漠黄沙的渴望。而正因为那个世界里令人神往的东西,比如说快意,洒脱,不为生活琐事所羁绊(你看他们从不担心钱从哪里来),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对于武侠人物的喜爱就成了我们的精神寄托。我个人本命是小高,也很喜欢荆轲和盖聂,想来正是他们的行为是令我敬佩的,他们身上一些宝贵的特质是我自己想要拥有的。

啊,我们继续说历史。说到我一点也不想说的易水送别和荆轲刺秦。
来看《战国策 燕策三》的记载。
“(作者注:荆轲刺秦时间为公元前227年, 时韩赵已灭,赵的地理位置在秦燕之间,破赵于燕而言是唇亡齿寒)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
这是荆轲刺秦的历史背景。当时燕国的境况真是危如累卵,秦军旦暮且至易水,韩赵已灭,魏齐楚衰微,而秦国如日中天,完全没有能力再次开展能抵敌强秦的合纵。当时的燕王姬喜是个典型昏君,既没能力又没气节,所以这一堆烂摊子就全由太子丹撑着。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知道了。荆轲刺秦,刺秦之前易水送别,众人皆着白衣素冠,高渐离击筑,荆轲和筑悲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很多年之后有人在宋子城再击起这一曲,而后入皇宫,铅筑未中,自此悲音弥散。
真的好凄怆,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寒凉的美。
这是离别题材的诗歌中常用的典故,也引起了一代一代人的追思。
我们看几首,按时间顺序。
陶渊明《咏荆轲》:“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
江淹《别赋》:“乃有剑客惭恩,少年报士,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血相视。”
骆宾王《于易水送人》:“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李贺《白虎行》:“渐离击筑荆卿歌,荆卿把酒燕丹语。剑如霜兮胆如铁,出燕城兮望秦月。”
辛弃疾《贺新郎 别茂嘉十二弟》:“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啊,杜鹃啼血,我要啼血了。

但刺秦真的是个阻挡秦国统一的好办法么?
未必。
我觉得太子丹看着当时那个情况估计是欲哭无泪的,他也是万不得已才出了刺秦这个下策——我说是下策,是因为秦国不是人治而是法治,而且当时的秦国之法是最适应时代最符合争雄需要的,所以就算杀死了嬴政,也按照秦国的各种危难之中练出的迅速稳定能力和燕国那个日暮西山的状态,燕国灭亡基本上还是不可避免。
太子丹所求的,大概只是一丝鱼死网破的渺茫希望。
按照《燕丹子》的记载,他说了这么一句:“纵令燕秦同日而亡,则为死灰复燃,白骨更生。”
他真的是很恨嬴政,毕竟是嬴政把他在秦国拘留了那么多年,还开了张“乌头白,马生角,乃许(汝归燕)尔”的永远兑现不了的支票。
其实关于荆轲刺秦还有另一种说法,我也不知道哪一种对,姑且全放上来。
另一种说法是,太子丹其实没想杀嬴政,只想让荆轲劫持他,强迫他归还之前侵占的六国领土,再签订一个不侵犯条约。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历史事实,但我个人觉得,如果真的是,我很为太子丹的智商而失望。嬴政是什么人,千古一帝啊,精明强干怎么离得开阴险狠毒。要是嬴政的承诺也能信,太子丹岂不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我得很遗憾地说,不管以上两种说法哪个是真的,都不是什么好的对策。实际上,那时候秦国的统一已然成为天下大势所趋,历史自有它的规律在,凡人只能尽自己可能的努力去挣扎。

然而,虽然我不肯定这个政策,我却无比敬仰这几个人。他们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理想,为了生为剑客以死报知遇的使命,可以将自己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献给最终或许落得失败的一击。
更何况,中或不中,都是一死。荆轲和高渐离作出那个决定的时候,都是在亲手给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
或许一意孤行,或许以生命换来的并不是和平,或许天下还有那么多好地方未曾看过,或许还有深深留恋的人。他们走上这条路,就注定无法回头。
就算成功,就算换得天下苍生无恙,留给他们的,也只是残值断臂埋没荒野山丘,风吹雨打,稗草丛生。
可他们还是去走了。
流血五步,伏尸二人,天下缟素。一朝受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春秋战国的侠客,比之后任何时代的都更能体现出刻在骨子里的一诺千金与士为知己者死。
荆高如是,专诸如是,豫让如是,聂政如是。他们或成或败,以一人或二人之血,向我们展现了世间最壮美的孤注一掷。
我记得很清楚《战国策 魏策四 唐雎不辱使命》里有这样一段记载:“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虽然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含有神话传说成分,但这毫无疑问体现了人们对这种“士之怒”的敬仰。
说一下燕国最后的结局。荆轲刺秦未遂身死,秦王震怒,姬喜为求和杀了太子丹并将头颅献于秦。而秦国未曾因此网开一面,于公元前223年攻破辽东,虏姬喜,燕亡。
说起来,姬丹小时候在赵国做人质时和少年嬴政交好,最后故知反目横刀相向,实在是很残酷。
所以说历史就是个悲剧,而且是重复性悲剧,很多东西最好不要深入去想,因为真的思至深处不忍卒读。

来我们进入更悲伤的,高渐离刺秦。我这种人就是专业补刀一百年。
叫我自己写这个故事好不忍心……我们还是看《史记》原文吧。
“(荆轲死后)高渐离变名姓为人庸保,匿作于宋子。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彷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从者以告其主,曰:“彼庸乃知音、窃言是非。”家丈人召使前击筑,一坐称善,赐酒。而高渐离念久隐畏约无穷时,乃退,出其装匣中筑与其善衣,更容貌而前。举坐客皆惊,下与抗礼,以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传客之,闻于秦始皇。秦始皇召见,人有识者,乃曰:“高渐离也。”秦皇帝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朴秦皇帝,不中。于是遂诛高渐离,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
我的天啊。《秦时明月》里那一双湛蓝里隐着深沉墨色的眸子仿佛藏着星辰大海,怎么忍心让它们被浓烟生生熏瞎!
矐刑其实比其他致盲方式更残忍,是化学气体刺激眼睛缓慢地致盲,他是可以看着自己爱的世界一点点消失的啊,简直凌迟般的痛苦好嘛。
我不知道玄机会怎么处理这里,要是完全按照历史上他的遭遇写大概会被口水淹死。但玄机怎么写是玄机的自由,我只能希望小高别瞎或者死得那么痛苦。
关于高渐离为什么要刺秦,我只能揣测,不敢说我的看法就是对的,因为谁也没法回到当时问问他。实际上,他自己也不一定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决定。很多时候,一个人去做一件壮烈的事,可能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去,就去了。
真的,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有时候只是觉得,他应该为知己者死。
也许的确是关乎天下苍生,也许只是为了他自己,像海湛太太说的,他不甘于黑暗痛苦,以最壮烈的方式,对秦始皇囚禁自己的行为作出了反击。
甚至还有一种我不太愿意去考虑的可能,就是,他是被逼的。是在已经目盲,只有在皇宫里屈辱地荒度余生的事实里,能去做出的最好的改变。
我都不知道他在荆轲死后是不是那么坚定地去刺秦。他的变名匿避,虽然我更愿意理解成而且如果我去写文肯定也会写成他是为了抗秦保存有生力量,但也有可能,他只是单纯地想活下去。
毕竟天意如刀,再坚强的人,也有屈服于命运的可能。但真正区别于普通人的地方是,当他的某种隐忍到了极限,他终究会爆发,终究会以最壮美或是惨烈的方式唱出自己生命的最强音。
令我景仰又心痛的是,最终他还是去了。
自此之后,易水河畔歌长绝。再不见衣冠似雪,尸骨沉销于万丈长河。战国,那个中国历史上最接近于武侠世界却又少了风花雪月多了琴剑诗酒碧血丹心的时代,真的就一去不复返了。

我是真的很喜欢战国这个时代。仿佛是陈旧竹简上褪了色的字,却又鲜明悠长得像镐京王城敲起的晨钟。那个时候礼崩乐坏,百家争鸣,战火纷飞,大国小国之间征伐吞并、兴起幻灭,几百年脱不开一个“乱”字,但正是因为国土频频变化,人口流动自由,诸子百家思想百花齐放,光辉灿烂,也催生了不同的政治理想和治国理念,这些五花八门的思想又可以找不同的国家去实践,每个人都得到了广阔人生无限可能。
恰似一首英雄史诗。
一直白日梦,假如我生在春秋战国,假如我是个男孩子,我想加入墨家,一怀诗书一柄长剑走天下,去做个无双的国士或者墨侠,死了也无憾。
只可惜都是想想。不过作为一个女孩子生活在现代还是比古代好,古代我怎么可能把闺房文墨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啊,说不定都没有读书的机会,天天学绣花女红,勤俭持家相夫教子一辈子,那多无聊。
啊,又扯远了。历史实在是太沉重。我们回过来看这部动漫里的荆高吧。

没试过的小伙伴真不知道码这么多字有多累……不说荆轲了,就说一下我的本命小高吧。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人了。一出场就好感度很高,墨发白衣寒剑都特别符合我的审美,所以你们看我四位主角一次都没画过,画我高已经有十五张了。
这是外表,但我更爱他那颗十余年风霜之下、愈发剔透皎洁的冰心。
我想很多人刚开始不喜欢小高的原因是他在机关城和盖聂处处作对,先是横剑相向,而后不由分说地认定他是叛徒。我看到他被黑得最多的原因,就是“分明打不过盖聂非得去怼简直不自量力”。
怎么说呢。
我虽然是小高粉,但我从来不会强行说小高强过鬼谷纵横。
实际上他自己应该也知道他打不过盖聂。可是要是他打不过就不去怼,他就不是高渐离了。
小高是谁啊,是荆轲的生死之交。“故人”这两个字,是他令人敬佩的理由,也是他一生的枷锁。
他看着杀了荆轲的人,怎么会不恨?
他那个时候已经很痛苦了,可天明不懂那么多,还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你们都是坏人!”
多么委屈。分明是故人之子却不能相认,分明是旧伤重揭却得强行忍下,去保护好风雨飘摇的墨家。
当他最后明白是自己误解了盖聂而当着流沙、秦兵和整个墨家向天明道歉,并说只要我高渐离有一口气在,就会保护好你和你的大叔时,我在屏幕前潸然泪下。
那时候的情形,内战真的一触即发。他之前已经忍了那么久,这时候为了大局还得站出来替整个墨家认错。心疼。

不得不说小高在墨家真的变了很多。
十五岁在燕国酒肆,少年琴师稚气未脱却一脸孤傲地说着“我从不需要帮手”、“你们这些人,害得我一天的兴致都没了”。
十七岁在妃雪阁,雪女问他难道你想保护我,他顿了一下,说“我会的”。跳崖之前,他说“我不在意尘世的牵绊,只想陪着你走到生命的尽头。”
我们再见他,已经是二十八岁,墨家统领。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燕地第一琴师,也已经不是高渐离了。他是墨家的高渐离,是那个在栏杆上深深摁出一个手印却又淡淡说了句“我们走吧”的人,是那个大敌当前丝毫不乱地给其他统领分配任务的人,是那个内战一触即发时当众道歉的人,是那个被易水寒反噬到站不起来却还想继续打分个胜负的人。
机关城之战后,最牢固的据点倾覆,墨家弟子减员不少,巨子燕丹死去,端木蓉重伤昏迷,新任巨子天明年幼不懂事,班大师垂垂老矣,大铁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雪女细心有余决策不足,盗跖到底缺了些首领的能力,加上与流沙关系时好时坏,帝国和阴阳家虎视眈眈,道家天宗不怀好意,农家寻衅挑事,儒家虽是盟友两家的合作关系也岌岌可危,基本上整个风雨飘摇每况愈下的墨家,都是小高在死撑着。
他是墨家名副其实的顶梁柱。天明长大之前,墨家估计都得是小高死撑——撑到天明长大或者撑到他自己刺秦而死。

然后去农家。
这边我跳着看的,没分析线索,看到血雨四季他受那么重的伤简直心疼死。
开学,也没追更新。
我只知道,这么个把傲气刻在骨子里的人,在农家面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他分明是一个在咸阳刑场上秦将说了再向前一步你就和他们一样之后从容不迫地踏出一步的人,一个看着旷修咬舌自尽之后眼神比冰还冷,跟荆轲说着“杀完秦狗我们再比试一场”的人啊。
他成长了很多,可他最让我们感动的地方从来没变过。
兼爱非攻什么的是他现在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我就看着他处心积虑为别人好然后就被背叛被伤害。
心疼,希望他的伤快点好,希望玄机在他伤好之前让我们看看他,至少知道他没什么大事。
所以我一直不觉得玄机更新慢。我希望在他去刺秦之前多看他几眼。
虽然我的确觉得死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好结局,个人意见也是希望他就按照历史走吧,就算更多高粉可能希望他活着。

最后。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终究,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也许今人能做的,只是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过了千年了,沧海桑田。当年英雄销声匿迹,唯有仍然浩渺的烟波,唯有古城之上沉默的长夜,还默默地藏着那些堪一歌哭的故事,等着哪一日同有缘人诉说。
再多的追寻,都隔着一层历史的尘烟迷雾,有些事,永远看不清真相。
可历史,恰恰迷人在这里。越是不清晰,越引人深深着迷,仿佛置身曾经的世界,与昔人一同悲欢离合,去爱他们所爱恨他们所恨,看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却忘不了那些横亘千古永远震撼人心的感动。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人去歌落,楼空弦冷,千年前的那轮月,如今依旧照人间。
再遥远的年代,都有悠长的回音,响彻长夜,在人类的未来之上铺开无比灿烂的光华,引领着我们向前去。

湘水萝衣 完稿于2017.10.19

@海湛海带子_挚爱高渐离 海湛太太分析得太好,我都有点不太好意思发分析,因为太太写的实在太好了我印象很深所以可能不知不觉引了太太的一些句子……惴惴不安,如果有的话请指出,我会删掉那部分内容。再次表白太太。

求评论求讨论~

19 Oct 2017
 
评论(8)
 
热度(51)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