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关于我家白衣卿相的一些澄清

增补于2018.10.28:
怎么还有人在挖这篇啊惊恐……
——————————————
增补于2018.8.21:
旧文怎么又被翻出来了,惊恐……
——————————————
旧文搬运,表白我三变男神。
我写这个,一是因为我本来就很喜欢这个人,二是因为看到《白衣》评论里众人对他的肤浅了解和愚蠢揣测实在手痒想写点什么,当然我要是写错了也欢迎大家指正。
《白衣》这首歌的歌词本身就太过轻忽飘渺,名义上是写他,很多语句用在某个寻常青楼文人身上也未尝不可,而且似乎传递出一种我在花丛里我潇洒清高的意思——这也是很多人误解的点,以为他是因为清高而置身民间,以为他是因为喜欢流连戏蝶才沉湎在青楼女子的温柔乡里,以为他胸无大志只顾自己享乐不管天下苍生才不去当官。
其实如果他真的能这样反而更好,就不用这么痛苦。但如果他真的这样了,我们失去了一个普通官员,产生的不是绝代词人,而是一个烂在泥滩里的穷酸文人。
这里,我尽可能把真实的他写出来,我不吝惜溢美之词,也不无视某些可能不堪的事迹。
柳永,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少时遍历苏杭舞榭歌台,后进京科举,屡试不中,待及第,由于前作《鹤冲天》惹怒皇帝,言“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自是自嘲“奉旨填词”,流连秦楼楚馆之间,为风尘女子作词。世人多鄙之,唯有相识风尘女子怜才。死时穷困潦倒,由众妓合资安葬。有诗云:“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才,是他最鲜明的烙印。世界上有这样才华的人很少,但是就算有,也经常被埋没——屈才甚至毁才算得上一个历史传统(虽然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君不见汨罗江中冤魂沉,君不见魏晋名士身首离,又不见乐游原上清秋节……
他看着同龄人纷纷飞黄腾达而自己仍然一袭布衣流落民间,偌大的歌楼里人人都醉了,他也醉了,可是他醒着。
如果大环境的糟糕是对他建功立业的外在限制,是他仕途不顺的缘由,那么他的灵魂特质和他的理想的矛盾,是他内心痛苦的根源。
“最无情,望月人,辞明月。最无情,再转眼,旧人间。”(歌曲《哭三变》)
我想说,最无情,他是众星捧月的风流才子,可是他不想当。
可他的确是一个为艺术而生的灵魂,他单纯的性格(我下面会解释)不适合官场斗争尔虞我诈,可以说他自己的追求和他的灵魂本质是不相合的——他的理想,不是当词人,而是当官,在被奉旨填词之后,他依然没有放过做官的机会,处处为当地地方官写称颂功德的词,期盼能够受到赏识,比如著名的《望海潮》中“千骑拥高牙”句,都是称赞政治清明,景色美好。
而结果是,由于他的才名太响,地方官看到了这么一位大才子给自己写词,说唱和写不过他,说提拔显得自己喜欢戴高帽子,于是纷纷无视。
在这一点上我很心疼他的单纯,以这样的单纯,进入了官场可能也早就被卷进政治纷争里身首异处了。
说起来,宋仁宗的残忍在这里似乎起到了保护他的作用,这实在很讽刺。
他高兴吗?他一点都不高兴。
他喜欢置身花丛,也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声色犬马,而是因为那些低到尘埃里的风尘女子更能理解他的心事,包容他与世俗的不合。她们把他当作知己,她们“不愿千黄金”“不愿君王召”,而是“愿得柳七心”“愿识柳七面”。我觉得,他和陈师师、谢玉英一起度过的晚年生活,是他一生最好的生活。
只可惜他死的时候还是一个人,那是在襄阳,他死前眼前不知道有没有回放一生的坎坷。
杭州,苏州,扬州,汴京,塞外,襄阳……
我只知道,她们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送他走,唱着唱不尽的离别曲,叙着叙不完的追思意。
除却灵魂本质与理想的矛盾,他的一生,还由很多对矛盾构成。渴求入仕与弃置民间,命运的不公和由此他得以达到的艺术成就的辉煌,为百姓谋福祉的夙愿与自身的贫困潦倒,不断写颂圣颂官词时的谦卑与内心“奉旨填词柳三变”残存的骄傲,取次花丛的热闹与内心难以排遣的孤独冷清,对青楼女子的关爱和对自己妻子的冷落……(这一点我也不想承认)
被这么多矛盾折磨着,在秦楼楚馆这样让人堕落的地方日复一日消沉着,他却怀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真正的关怀,去理解社会最底层的这些风尘女子。他不同于前人的笼统描述,而是详细描写她们的舞姿,他也写流行艳词给她们唱,希望她们过得更好一些。他还大量创作慢词词调(他是两宋历史上创制词调最多的人,我要感谢他对长调的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不然我可能读不到稼轩那些超级棒的长调),笔下内容由歌楼到市井到山河到别情,以极其朴素的白描手法却极其细致地描绘出动人的图景,融入细腻的情感。我在这里放几首——
木兰花
虫娘举措皆温润,每到婆娑偏恃俊。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喧莲步紧。
贪为顾盼夸风韵,往往曲终情未尽。坐中年少暗消魂,争问青鸾家远近。

采莲令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恕我才疏学浅,讲不清楚也不敢妄谈他在宋词史上的地位,总之大家明白他的艺术成就非常高就行。这一点是极其让人佩服的,容我引用梁衡先生的文字——“他在理想与现实世界皆不可得的情况下,在这两个世界之上,又创建了一个全新的,完美的艺术世界。”
可以说,他以一种绝美而凄美的姿态,告诉我们一个人和他的生存环境的斗争可以壮丽到什么程度。
很多时候我们都想做咖啡豆,可最后都成了胡萝卜。
他这样,需要离经叛道的勇气,需要承受世人异样的目光,更痛苦的,是需要时时面对自己理想的煎熬。而这个全新的艺术世界建成之后,成了他精神的寄托,我希望他在这里找到了安慰与温暖。
对于他还有一种误解很普遍,就是以为他是纯粹的婉约派。其实宋朝的大大们都非常厉害,什么风格都能写,我们来看看婉约派领袖和豪放派领袖的换位——
踏莎行 柳永
谋臣样樽俎,飞云骤雨,三军共戮力番儿未去!天时地利与人和,西酋谁敢轻相觑。
鼐鼐楼台,草迷烟渚。飞鸿惊对擎天柱!雄风高唱大风歌,升平歌舞添情趣。

鹧鸪天 辛弃疾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没错,我没有标错作者。虽然三变的豪放词写得肯定不如稼轩稼轩的婉约词也写不过三变可是叫我们写比他们不知道低到哪里去了。以上这首踏莎行是他在塞外随范仲淹观看军队操练时写的,是在北风凛冽的塞外,他体会到了与杏花春雨江南完全不同的壮阔,此处尽见黄沙茫茫刀戟寒光这对他的词风也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他于此明白沉湎秦楼楚馆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事(我同意又不同意),他站在高地一点点忆起年少的日子,那时候他意气风发,那个时候他梦想金榜提名。怎奈岁月匆匆,半生已过?
后来这首词,成了军队里传唱的军歌。
我想范仲淹应该是高兴的。终柳永一生,最肝胆相照的知交就是范仲淹了,他懂柳永的才情,也明白他的一切苦闷和残留的自尊。与宰相晏殊说出“我不写'针线闲拈伴伊坐'这样的词(出自柳永《定风波》)”还有苏轼责备某个人(对不起我忘了是谁)“好久不见你怎么学柳永写起词来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范仲淹一直为柳永寻找机会,希望他实现自己为官为百姓做事的愿望。
只可惜,直到范仲淹去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很多时候历史就这么让人遗憾。
柳永不是婉约派的诗还有他的《煮海歌》——
煮海之民何所营,妇无蚕织夫无耕。
衣食之源太寥落,牢盆煮就汝轮征。
年年春夏潮盈浦,潮退刮泥成岛屿。
风干日曝咸味加,始灌潮波塯成卤。
卤浓碱淡未得闲,采樵深入无穷山。
豹踪虎迹不敢避,朝阳山去夕阳还。
船载肩擎未遑歇,投入巨灶炎炎热。
晨烧暮烁堆积高,才得波涛变成雪。
自從潴卤至飞霜,无非假贷充餱粮。
秤入官中得微直,一缗往往十缗偿。
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
驱妻逐子课工程,虽作人形俱菜色。
鬻海之民何苦门,安得母富子不贫。
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
甲兵净洗征轮辍,君有馀财罢鹽铁。
太平相业尔惟鹽,化作夏商周时节。

这首诗是他见到盐场百姓生活的艰辛写下的,是他对生活在社会底层困苦不堪的人发自内心的同情,早年的经历,让他的情感丰富而悲悯,这个时候他不再是风流才子,他是国士,是他一生都想要当的国士。
我觉得,他做到了。
我觉得,这一颗桀骜才子的心中蕴藏的大爱,是他最为高贵的地方。
当朝那么多进士,如今都埋没在历史的烟尘里,而他的名字,虽未载进史册,却炳耀千秋。
他已经死了,可是他还活着,活在我们心里。
仿佛,隔着千年的雾霭,我们仍看得到那一袭孑然的白衣。
我们会问他,今宵酒醒何处?
不需言。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写在最后,推荐大家一首歌《哭三变》,我认为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很好,写历史人物除非是真正懂得他的内心并且有很高的文学造诣最好不要以第一人称写,很多时候都是这个人身后的凭吊与追思更能作为他的标志,比如这首歌写女子对他的怀念,情真意切,看得出词作对他有些深层次的理解,这很难得。

附《哭三变》歌词(作者 恨醉):
墨迹留指间
最难留白衣卿相掌上流年
最恨酒醒杨柳岸边
最伤晓风残月
多情留人间
最难留白衣卿相写一纸风华三千
唱华星明灭
歌好景好天
看你凝眸深处的繁华人间
怀你心中雪
读你心中念
素容颜
白色笺
碧落黄泉为你朝暮尽飞雪
三秋桂子 十里荷花 都在你笔尖
从别后 暗负了 良辰美景几点
两三烟树 一轩明月 都在你眉眼
最无情 望月人 辞明月
清风来 打碎池中明月哭三变
夜雨来 滴答檐下银铃哭三变
飞雪来 半城尽着缟素哭三变
声声弦 声声慢 哭三变
自你一去驻足天阙 天下哭三变
长街头 小巷尾 歌声忽然停歇
捧杯冷酒斟与黄土 只为哭三变
最无情 再转眼 旧人间
最肯忘却千般虚名 求一世清闲
(本文作者认为此句为反语)
我欲问 尘中客 浮生能有几年
最愿将那万种风情 皆遥寄江月
共看那 长流水 送流年

07 Oct 2017
 
评论(8)
 
热度(50)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