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为大秦正名——“暴秦”之说驳

开放lof转载,如需转载至其他平台请先联系我~

秦朝的形象,不仅在《秦时明月》这部动漫里(《秦时明月》后期已加以改善),而且在如《史记》等众多史书以及大多数人的观念里面,都是横征暴敛民不聊生的“暴秦”。
我今天虽然是来反驳的,但也得承认,这个说法,无疑有其历史依据。我们看到变了味的土地私有制制度使很多贫苦农民流离失所,“什伍连坐制”使得邻里乡亲之间人人自危,酷刑如肉刑之类也对很多人的身体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现代人如在下读之,亦觉心惊肉跳。而且,臭名昭著的“焚书坑儒”事件也加深了“暴秦”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但这就是全部么?秦朝建立之后,就只顾着贵族自己的享乐,只顾着对百姓横加压榨,与天下未统一时山东六国(山指崤山)的某些暴虐或者昏庸君主(齐闵王,楚怀王,赵幽缪王之类)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的,绝对不是的。
我们在看秦朝的成就之前,不妨先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先秦时期延续了数千年的天下都不能统一(商朝是其余方国服从天子命令,西周是周天子分封各个诸侯国,诸侯国却仍成国家,换句话说自己的土地还是自己管,东周更乱,分为春秋和战国,像后来的战国七雄完全不听周天子的话了),为什么秦国可以从西鄙之地的小弱国家逐渐发展壮大,最终战胜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大一统帝国或者中央集权社会?
形成了这个对比之后,我们就不能把秦国统一天下视为完全的蛮力征服或者运气使然。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一味靠“暴”是行不通的(赵国一向骁勇善战,赵武灵王时期的赵国军力也曾强盛一时,到了赵惠文王就又衰落了,还有之前吴起在楚国的时候可是军神啊,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为什么秦国做得到之前的国家都做不到的东西呢?

这我们要从秦国强大的历程来看。
先说一下秦国的民风,我已经说了,秦国在陕西一带,民风彪悍,喜欢私斗,却也坚忍不拔,吃苦耐劳。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是麻烦的根源,私斗这种事情很容易坏大事,直到商鞅变法之后才基本得到解决。但不管怎么说,这是秦国可以一统天下的第一个原因。

然而民风彪悍是不够的,我个人认为,秦国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应该是孝公接棒,商鞅变法。在这里必须先夸一下秦孝公,广招人才的举措是为秦地引入了多少山东六国的先进文化啊,商鞅真是上天奖励给这么好的君王的。其实在商鞅变法的同时,变法之风在整个天下都很流行,比如韩国申不害变法齐国齐威王变法,然而最后只有商鞅变法是成功的,为什么呢?
我真是佩服死商鞅了,“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传统破得如此果断,直接往太子的老师身上动刀子。他早就知道这样会和太子结仇(实际上在自己变法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自己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却依然去做了,不为了荣华富贵只为了自己法家的理想,他是一个注定悲剧却让人无比敬仰的理想主义者。秦孝公也很给力啊,很多前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他都放手让商鞅去做,哪怕触犯旧贵族的既得利益威胁到自己的君主地位。其他国家做不好的就是这一点,只改皮毛,不肯直面最根本的问题,不敢触碰旧贵族那些腐朽的利益,治标不治本,就算短期有所改善,积弊没有革除,长期也没用。
商鞅变法的具体条例网上都有我就不列举了,主要的土地私有、奖励耕战、军功授爵应该是常识,我们看看成效:
“行之十年,秦民大说,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
“居五年,秦人富疆,天子致胙于孝公,诸侯毕贺。”
——《史记 商君列传》
都惊动天子了啊!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就!
试问之前哪个朝代哪个国家有军功授爵的勇气,把爵位给普通老百姓?
所以我认为,秦人一个难能可贵的品质,就是这种“改”或者“创”的精神,也是我认为秦国可以一统天下的第二个原因。义无反顾地大动刀斧,冒天下之大不韪,不因为有可能失败就死守着以前的框架不去尝试新的东西。商鞅变法以及后来吕不韦对商鞅之法的再次修订真是壮举啊壮举。

商鞅变法另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人死了,他定的法律却延续了下去,不像之前楚国,吴起死了一切照旧,白干一场。我对于秦惠文王杀了商鞅虽然十二分的生气,却也能理解,毕竟那么深的仇恨,而且杀了这个人却能忍住废了他的法律把他完全抹黑的冲动,是很让人佩服的。
司马迁先生这么讨厌商鞅都承认了商鞅变法的显著成效,这可是秦国之后不断发展壮大最有力的基础支撑,如果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存在很大的问题,所有胜仗和游离于制度之外的改革都是浮花泡影。
很多人都说商鞅实行的是严刑酷法,这一点我不完全否认,但谁说严刑酷法就不好了,比起国无法度或者法制混乱,合理的严刑酷法至少能保证社会基础的安定(我说的合理是指不论身份地位一律平等的公平,或者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古代两河流域那些区别对待贵族自由民和奴隶的严刑酷法就不能算),让老百姓至少温饱无虞。再说了,严刑酷法这种简单粗暴的评价完全就是以偏概全,法律虽然残酷,毕竟是按律行事,不会根据某些贵族甚至统治者的意愿胡来(这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状况),所以当时的太子后来的秦惠文王气得要死还是杀不了商鞅。
我虽然是商鞅脑残粉,但我也不否认,商鞅变法肯定有太过严酷以及错误之处,至少是就算适用于当时还弱小的秦国也不适用于大一统之后的天下,但这种崇尚法度,依法治国的基本思想,已经为秦国争霸添加了一个筹码。
所以我觉得,这种基本思想,是秦国可以一统天下的第三个重要原因。

秦国可以一统天下的第四个重要原因,是调动了百姓参战的积极性,永不满足地开疆拓土。这里必须归功于伟大的商鞅同志,奖励耕战与军功授爵完全调动了百姓参与战争的积极性,从百夫长到大良造(注:秦国爵位共二十级,大良造为第十六级,商鞅被封为商君之前就是大良造),很多优秀的将领都是出身民间。毫无疑问这肯定对汉朝刚刚建立时布衣将相的格局有深远的影响。还有啊,不知大家记不记得陈胜说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看《史记》这一段的时候就觉得要么是陈胜自己脑子有病或者虽然没病但要蛊惑其他人,要么是司马迁先生yy出来的,王侯将相没有种这件事情在秦朝体现得很明显啊!
好吧略扯远,我们来看看秦国的战绩。秦国有两个时期都特别注重国土扩张,一个时期是我们伟大的始皇帝当秦王的时期自不必说,另一个是始皇帝的曾祖父秦昭襄王统治时期。商君收复函谷关之后秦国整体形势都很适合扩张,经过秦惠文王和秦武王的养精蓄锐(其实秦武王不算好的君王,但他短命,影响不大),秦昭襄王那时候作战条件已经相当成熟,著名的长平之战就是他在位的时候打的,楚怀王被关押在秦国直至悲惨死去这件事情也是他干的,在他统治的时期六国领土的确被吃掉不少。我们的始皇帝就更厉害了,直接灭了六国一统天下。像其他国家,要么君王沉溺享乐偏安一隅,要么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更让人崩溃的是君王不行,就像赵国出过廉颇李牧这样的良将,到头来还是被赵王折腾死。

我写了这么多,是希望向大家证明,秦国能够一统天下,绝不是一个“暴”字或者说当时山东六国很喜欢骂的“秦虎狼”就能说明原因。君主的励精图治,法度的完善严格,人民的积极参战,经济的有力支撑,对天下局势的洞察,对自身不断修正的勇气,延续了百年君王之间一代代传承的逐鹿天下的理想,这些合力起来,才最终促成了一个帝国的崛起。

好,现在我们来分析秦朝为什么会灭亡。
我已经说了,“暴秦”的说法不能完全否定,因为秦朝的确做了很多残暴的事,比如强征民夫修建万里长城,比如继续残酷的肉刑,还有臭名昭著的焚书坑儒事件。历史书把这统称为“暴政”。
我个人认为,秦朝在这里的确做得不对。商君之法有过于严厉之处,纵然经过吕不韦的二次修订依然有很多不适合应用于大一统帝国的条文,更何况从前六国是敌人,现在六国人都是自己的子民,正如《过秦论》末句所言“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也就是说从前是攻现在是守)。
而且六国的风俗本来也不一样,让吴越地区那些习惯于江南丝竹绫罗绸缎的人被迫和秦地有一样的民风,这是不可能的,而始皇帝先生对这一点并没有很清楚的认识,只是把秦国的法律照搬到每个地方。这里就涉及到了国家与文化之间的问题。熊培云先生在《自由在高处》里说,你可以征服一个国家,可你永远无法征服那个国家的文化,我想在这里也是这样。大一统帝国才刚刚建立,文化与文化之间尚未磨合,急于把大秦原来的法律推行到天下每一个地方,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我们虽然不能说因为大秦原来想要天下人都过上好日子的初衷是好的就算她做了错事也应该原谅,但后人看前面的历史总归比前人自己去摸索去实践来得容易很多。大秦帝国是第一个大一统国家,没有先例可循,她取得的成就,已经很让人惊叹了。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也没办法,自古如此。
但所谓“暴政”也不能作为秦帝国灭亡的所有原因。这里我引用孙皓晖先生的观点,秦二世胡亥的登基属于一场完完全全的恶性政变,并直接导致整个中央集权结构发生变形,加之春秋战国遗留下来的社会动荡因素,最终导致了天下大乱。很难说,如果继承始皇帝统治的不是胡亥而是扶苏,或者任何像秦惠文王或者后来汉朝文景二帝之类能够让天下在休养生息之中度过这一段磨合期的君主,历史会不会完全改写。
但关于焚书坑儒我有几句话要说。焚书的说法是不恰当的,因为被烧掉的书只是不准流传,都还留着副本,这些副本是后来项羽火烧咸阳的时候毁掉的。坑儒(感谢评论区指正)则有一种说法,是秦始皇坑的是术士,并非儒生,后世儒家为了抹黑秦朝才发明了“坑儒”这个说法。但不管坑了谁——史书上说的所谓“客观上统一了人民的思想,防止了国家的分裂”就是扯淡,让说这话的人自己被坑杀试试。思想教育从来就不是控制思想,思想本身也是无法控制的。 

所以我们终于可以来看看秦朝的成就了。
我上高一的时候有幸邂逅了孙皓晖先生所著《大秦帝国》六卷十一部,对先生的几句话极为认同:“秦帝国创造的一整套统一国家体制与文明体系,奠定了中国文明的根基……作为时代精神汇集的大秦帝国,最集中地体现了那个时代(春秋战国)中华民族的强势生存精神。中华民族的整个文明体系之所以能够绵延相续如大河奔涌,秦帝国时代开创奠定的强势生存传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说的真是太好了,荡气回肠,淋漓尽致。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看这部书时候的疯狂,当时寝室十点熄灯,我开着充电台灯在床上看这部书一直看到台灯没电(请学生党不要学我,否则第二天上课肯定要睡着)。大秦帝国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根基了,我们怎么能轻易地诋毁这个伟大的帝国呢。
秦朝的成就还有:统一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更好地进行商业活动和工程建设,废分封,立郡县,成为延续千年的帝国基本政治体制。但这些都没有孙皓晖先生的见解给我的震撼那么深重。

最后来说说“暴秦”这个说法的产生,那肯定是汉朝的锅,其中一个大锅就要司马迁先生来背。我很理解司马迁先生,毕竟他是儒家,肯定要抹黑秦朝来证明儒家思想是正确的,应该被君主信奉以治国的。而且史书不仅是史官个人情感的宣泄,这里面肯定有政治目的。汉朝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那肯定得说自己多么多么好而秦朝是多么的残酷暴虐丧尽天良,所以秦朝的好东西就被一笔勾销,人民的脑子里全是“大汉好秦朝不好”。这是不见白刃不沾血的思想控制,可以说比焚书还要恐怖。
汉朝的虚伪,可以说完胜秦朝。实际上呢,汉朝就算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骨子里还是儒表法里,你看春秋战国那么多年,哪个用了儒家思想的国家可以强盛,仁义说起来好听,动刀动枪的时候还不是弱肉强食。所以汉朝就算嘴上不承认,沿用了秦朝的很多制度以及依法治国这根本的一条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这种依法治国的理念可以说是秦朝为我们竖立起的优秀传统,是我们历史上不朽的丰碑。
可怕的是,《史记》这种经典,根本无法去翻案,更有《东周列国志》等通俗小说把“暴秦”的说法在民间根深蒂固。于是“暴秦”这顶大帽子就一直顶到现在。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我只是希望我这篇文章可以为大秦正个名,写的时候多有来自孙皓晖先生深刻的影响,在此向这位学者前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后学湘水萝衣拜撰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五日。

05 Oct 2017
 
评论(18)
 
热度(25)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