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心魂呀
永远在郁孤台下清江水
在汴京春光临安秋雨
在推开柴扉一刹那的满院凉风梨花白
在夜夜青溪照月化雪听得谁读离骚去

这一方灵山秀水和她的旧时文化
是根植在我灵魂里最狂热的骄傲
和最孤独的自卑
 
 

速写打卡。
忽略越往右越粗糙的笔触。
问题来了我名字写哪里呢。

03 Oct 2017
 
评论(2)
 
热度(11)
© 湘水萝衣 | Powered by LOFTER